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7 章 【定】太子

第 7 章 【定】太子(1/2)

目录

“什么人在那里!”叶之莹警惕道。

鼓楼的顶层,从一人多高的大鼓背后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衣锦袍的男子,他外面还披着一件黑色的的披风,腰间的蹀躞玉带上挂着一块蟠龙玉佩。

“太子殿下,你想做什么?”叶之莹没好气道,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上元节偶遇后,太子偏偏纠缠着自己不放。

“我就是想见见你嘛。你男装的样子也很美。”卫广没有计较她的失礼委屈道。自己可是蹲守了好久,才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的。

叶之莹都被气笑了:“你堂堂一个太子想见我不能正正当当的召见吗!你这样子,我妹妹怎么办?她该多着急。”

“我不是担心影响你的声誉嘛。别担心,妹妹,我已经帮她安排好了去处了。你别生气啊。”卫广讨好道。

叶之莹冷漠道:“那是我的妹妹,你有什么话就快说。”

“莹娘。”

“叶小姐。”叶之莹冷冷地纠正道。

“好的,莹娘。”卫广成功诠释了什么是厚脸皮。

“我让卫舍人给你送的荔枝你吃了吗?”卫广询问道。

“唉,殿下何必如此。我早有婚约了。”叶之莹叹气。

“有婚约又怎样?婚约可以退,就算是成亲了还可以和离。莹娘,你只能是孤的。”卫广这才露出些许储君的锋芒。

“莹娘,你要知道只要孤一声令下,你就会出现在孤的太子府上。可是孤不想这样,孤不想要强扭的瓜,孤希望得到你的心。”卫广说道。

“殿下,姻缘到底随天定,强扭的瓜终难甜。”叶之莹说道。

“哼,休说什么姻缘天定的鬼话。谁是天?”卫广冷哼一声。

“臣女失言。”叶之莹赶紧跪下。

“莹娘,我知道你讨厌我。在你心中我是一个毁了你如意婚事的坏人,是一个只知道巧取豪夺的恶霸。”

“殿下,何出此言。臣女不敢。”叶之莹平静道。

“莹娘你错了。我不仅是在成全自己,同时也是在拯救你!”卫广将她扶起来,携着她的手带她到栏杆处,这是鼓楼的最高处可以俯瞰全城。

太子双手撑着鼓楼的围栏,问:“莹娘,看着川流熙攘的京都你是什么感觉?”

“我……”晚风吹得叶之莹的袍子猎猎作响,叶之莹觉得自己很奇怪,她站在高处并不觉得害怕,甚至有些心潮澎湃。

“哈哈哈,承认吧,你是个有野心的可怜人!更加不幸的是,上天竟然给了你无与伦比的美貌,还有能与男子比肩的才干。天生对政·事敏·感,对斗争渴望,你是天生活在风暴中心的人。这样的一个你,真的甘心沦为后宅的一个平庸妇人?终日在争风吃醋中磨平棱角?最终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卫广再三拷问她。

“殿下,您真是高看我了,我不过只是一只目光短浅的燕雀罢了。”

“先别急着否认,让我来猜猜看。是谁恰到好处地整理了一份礼单叩开了许阁老的大门?不过,许阁老位高权重又怎么会被一份薄礼打动呢?如果许阁老不为所动,那么无论叶嘉誉多么努力多么才华横溢,都只会成为滔滔洪水里的一具浮尸。那么,聪慧过人的叶小姐是怎样做到的呢?”

叶之莹抿唇不语,夜里的风果然很凉。

卫广将自己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将她拢在怀里,贴着她的耳边温言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看你无师自通,天生就会借用我的权势。”

叶之莹听后,沉默片刻道:“殿下想说什么呢?”

“站在你面前的是卫广也是帝国的太子。卫广不过是个平常的男人,可是身为帝国太子的卫广却能为你想要做的任何事提供条件。那么作为我的妻子,所有的机遇挑战都不过是在你的一念之间。”卫广的野心一览无余。

“殿下想给我什么?”叶之莹问。

“你错了,不是我要给你什么,而是你想要得到什么!”卫广纠正他。

“只要你想,叶嘉誉就可以永远留在京都,甚至于加官进爵。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和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侄女升平对垒。”太子说道。

叶之莹抿唇,她确实动心了。她永远忘不了妹妹落水后,自己讨不回公道的无力感。

“我要付出什么?”叶之莹又问。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就必然先付出,可是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你拥有我全部的爱恋。只要你用美貌引诱我,我就甘心沉沦在你的怀里,给你无穷无尽的宠爱。”卫广诱惑道。

“美貌转瞬即逝。”叶之莹说。

“这就要看你如何经营了。只要你肯用心,恋人的忠贞,无上的权柄,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我们必将开启一个空前的时代,一个疆域辽阔的帝国,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而你会站在我的身旁受万人朝拜永远地载入史册。”

叶之莹的心跳漏了一拍:“这听上去很让人向往。可是,我该回去了,我妹妹该等急了。”

“好,我送你回去,你要知道我永远尊重你的意愿。”

“下一次,记得不要把我的东西送给别的男人,我会生气的。”卫广将蟠龙玉佩再次系在叶之莹的腰间。

“我想我的东宫很快就能迎来它的女主人了。”卫广笃定道。

“臣女告退。”叶之莹觉得自己颇像是落荒而逃。

那边是柔情蜜意暖,这边是孤单巷影寒。

“呜呜呜,姐姐。”琇琇蹲在角落抱着双膝,一个人掉眼泪。她被人群裹挟着走了很远,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地方。自己弄丢了姐姐也找不到哥哥了。

“小兄弟,你遇上什么事了?”一个穿着青衣的年轻书生在此停步。

琇琇继续哭不理他:娘说过,不能跟陌生人说话。

江维卿被两个暗卫直接架到了这里:“哈,太子的做法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呢。”

江维卿整了整衣服,心下暗嘲:娶了姐姐就拿妹妹补偿我?可真是简单的加减法。

“琇琇。”江维卿唤了一声。

“江维卿!嗝!”琇琇先是惊喜,既而羞愧地捂脸,这么狼狈地样子竟然被江维卿这个家伙看到了,难过。

“你你你,原来是个姑娘。”那书生目瞪口呆。

“你是?”江维卿问道。

“哦,在下是这届的举子,乃柳州孟公彦。我见这位小、姑娘在此哭泣,便想问问遇上了什么难事。也好帮衬一把。”孟公彦坦诚地一五一十地讲了。

“既然两位相识,那在下就告辞了。”孟公彦说完就走了。

江维卿微微一笑,没想到还遇上位光风霁月的君子。

“嗝”琇琇的一直打着哭嗝。

“唉,这是哪里来的小哭包啊?”江维卿蹲下来,好笑道。

“嗝”琇琇根本说不了反驳的话。

江维卿叹了一口气,将她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果然是一张憋得通红的脸,眼里还含着泪花:“你这面具都被你哭掉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