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20 章 【定】马燕燕

第 20 章 【定】马燕燕(1/2)

目录

自从上次,琇琇和姐姐为齐先生接风晚归,老太太就将两个外孙女看得格外紧,再也不许带出门。无聊的琇琇又在姐姐处消闲。

“什么!皇帝陛下真的大赦天下了!”琇琇乍一听这个消息还是惊得要跳起来,“神书”又一次应验了。

叶之莹也想起了上次琇琇的“胡言”,打趣她说:“是啊,没想到我们琇琇真是个小福星呢。”

“多丽国上国书,还想要派使团上京都拜见天子。陛下已经应允了,使团上京的时间定在九月。为了迎接使团,陛下将科举考试都提前了。待三甲定出,就要举办琼华宴。”叶之莹一边绕着绣线一边讲。

“琼华宴?”琇琇觉得莫名有些熟悉。

“琇琇!”有的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马燕燕隔着纱窗就按·耐不住喊道。

“燕燕!”琇琇惊喜地从榻上跳下,跑到门口。马燕燕穿着一件嫩黄色的长裙,看上去活泼靓丽。她是震远将军的女儿,也是琇琇最好的朋友。

“琇琇,你怎么样啊?你的病好点了没有?呸,看我这嘴,瞧你这样,肯定早就好全了。莹姐姐,我把琇琇借走了,说点私房话哈。”马燕燕疯狂的冲琇琇使眼色。

琇琇心领神会:“姐姐我们先过去了。”

走在路上,马燕燕还是忍不住说:“唉,每次看见莹姐姐都有点怕怕的,明明你们姐妹俩长得差不多啊,可是我看见你就不害怕,甚至还有很多话要讲。可能是你本质上傻乎乎的吧。哈哈哈。”

“喂,马大小姐想必没听说一句古话吧?”琇琇反击道。

“什么话?”马燕燕反问。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可见马大小姐……”琇琇故意停顿,挑衅地看她。

“好哇,你这个坏家伙在这儿等着我呢。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你真的快乐吗?”马燕燕说着就要去揪她的脸。

“哼,明明是你先攻击我的!”

琇琇把她带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兰香熟练地端上果盘,果盘下压着两本半新的《诗经》,然后搬着绣凳,拿着绣绷架坐在廊下一边望风一边和马燕燕的丫鬟说话,两个小丫鬟许久未见,也攒了好多话要说。

“唉,你都不知道,我一听到你出事我就求我娘带我来了。可是我上次来的时候,你还在昏迷。当时你那个小·脸啊煞白,可把我哭得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唉,谁知道你下午就醒了,要是早知道的话我就不走了。”

“嘤,真是辛苦你了。”琇琇水汪汪的眼睛感激地看着她。

“这有什么,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为朋友就是要两肋插刀的嘛。哎,对了,你肯定不知道跋扈郡主被她爷爷端王关禁闭了,可真是大快人心,她早就该被管教了。”马燕燕高兴地说道。

“我真羡慕你有个绝世好哥哥。”马燕燕羡慕道。

“那当然了,这你是羡慕不来的。真没办法,天生自带的,哥哥就是爱我。”琇琇自豪道。

“喂,你快好好说话啊,我已经很酸了。”马燕燕“威胁”道。

“说真的,叶大哥可真是个狠人。”马燕燕感叹。

“喂,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哥?”琇琇不服气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爹的原话。啧啧,你这个小傻·子,肯定不知道你哥是怎么给你报仇的。”

“你怎么停了,你快说啊!”琇琇急道。

“唉,这个瓜子的壳……”马燕燕故意道。

“行啦,我来剥,你快说,别卖关子了,真讨厌!”琇琇气呼呼道。

“嘿嘿嘿,我说我说,那帮子小人为虎作伥为什么,不就是想跟在后面捡个男人是吧?”

“咦,你这个人好粗俗哦。”

“啧啧,水仙不开花——你装什么蒜。真话总是难听的,别人想听我还不说呢。你还听不听了。”

“您继续,您继续。”琇琇讨好地把装瓜子仁的碟子往前推了推。

“你哥抓了一波码头上的小混混,然后,就一家家很客气地上门,请人家配合调查案件。我爹当时正好在礼部李侍郎家喝茶,他说李侍郎当时脸就青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等着,我给你学一段。”马燕燕清了清嗓子。

“李大人,晚辈冒昧登门造访,实在是遇着了一桩难事,需要大人施以援手。”

“注意,一定要显得特别为难。”马燕燕特意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琇琇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李侍郎就说,叶贤侄,你太客气了。你我同朝为官,互相提携,实在是分内之事。”

“然后你哥就故作为难。唉,这、这,其实案子尚未水落石出,还请李伯父先不要激动。”

“呵呵,老夫也是见过些风浪的人,贤侄直言便是。记一下,这时候李大人还是笑呵呵的。”

“唉,那晚辈就直说了,前两日晚辈在大定码头抓了一波地痞流氓。可气的是,这些地痞流氓竟然攀扯出贵府的大小姐。为了还大小姐一个清白,还请您携大小姐过衙门配合一下查案。”

“哈哈哈,你哥真的是绝了。”

“诶,那些小混混是哪里来的?”琇琇问道。

“你的关注点好奇怪哦,这我就不清楚了,那我晚上回去帮你问问我爹。”

“不过,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哎。”马燕燕奇道。

“唉,能讨回公道我当然很开心啦,可是哥哥为我得罪了那么多人,我更担心哥哥的安危啊!”琇琇闷闷道。

“哎,这倒是。不过你乐观一点,也许你只是在杞人忧天罢了。你想想你哥、你姐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对不起,我是说聪明绝顶的绝世人才。喂,我都改口了,你就别瞪我啦。”

“唉,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什么叫有点道理?是很有道理好嘛!你想想十个你的脑子加起来也不如你哥你姐的一个。哎,真不知道他们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样想想你好可怜哦。”马燕燕爱怜地摸·摸琇琇的脑袋。

“喂,你也没有好吗,为什么是我可怜?”琇琇拍开她的手。

“当然是你了,我跟你哥你姐可是异父异母,八竿子打不着的,我没希望是很正常的事啊。可你就不一样了,你们可是一个爹妈哎,你跟你姐还是双胞胎。你离天才就差了那么一丢丢哎。”马燕燕的大拇指和食指比在一起压成了一条薄薄的缝。

“闭嘴!我不听不听不听。”琇琇捂住耳朵耍赖。

“哎呦,好疼。”琇琇捂住胳膊肘,“这是什么”

“你不会是真傻了吧,这是点心盒子啊。我亲手给你做的,你快尝一尝啊。”马燕燕期待道。

“什么?你亲手做的,那还能吃吗?”琇琇表示不信。

“喂,你什么眼神?我告诉你,不要从门缝里看人。你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我这些日子在我娘的魔鬼训练下已经脱胎换骨了好吗?”

琇琇表示怀疑:“你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讲这话了好吗?喂,你在干什么啊?”

马艳艳已经开始动手拆食盒了:“差点就聊忘了,你快把我这些小宝贝都藏起来,你都不知道我娘认真起来,我爹都不管用了。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能藏的地方,只好先寄存到你这里来。”

“《大将军与我的二三事》、《多情剑客爱上我》、《春眠不困觉》。是春眠不觉晓吧,没文化。”琇琇撇撇嘴不屑道。

“喂,你小声一点!”马燕燕压低声音道。

“这些书很难集的,你一定要好好保存,等我出嫁了以后再来拿。你要看也行,千万千万别让你姐发现,否则我们都会死得很惨的。”马燕燕再三叮嘱道。

“好啦,我知道了。等等,出嫁!你都要出嫁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也太快了吧!”琇琇震惊了。

“唉,傻姑娘,等你知道,黄花菜都凉了。哎呀,也不知道我娘抽了什么风,过完年就开始风风火火地给我找下家了。你没发现我今年都很少出门。”

“好像是哦,不过今年大家都很少聚哎。”琇琇老实道。

“小傻·子,那是因为大家都说了亲事了嘛。你看我的手指啊,都是被我娘关在房间里绣嫁衣扎的呀。”

“哎,好像没几个针眼。恭喜,你的绣活好像进步了。”

“什么嘛,这是因为之前扎得都长好了。不过,我娘这次总算是认命了。”

“什么认命?”琇琇问。

“当然是她总算是明白就是把我关在房间里也捂不白,我天生就是麦色,除非刷白漆,否则这辈子都白不了。”

“其实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看的,真的。”琇琇真情实意道。

“那当然了,总比我爹那酱油色强吧。哈哈哈,我要是跟我爹一个色,我娘得疯。”

“那你要嫁给谁啊?”琇琇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