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30 章 【补】剧情·端王

第 30 章 【补】剧情·端王(1/2)

目录

低矮的茅草房,破败的柴门,残损的旧窗纸粘连在窗框上在风中无力地飘摇,屋子里遗弃了许多的半腐烂的旧竹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腥臭的咸鱼味道。这里是大定码头一处废弃的旧货仓。

“属下,拜见王爷。”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抱拳单膝跪地。

“起来吧,这么匆忙找本王,有什么事?”说话的正是本该在芳园的端王,他穿了一身在士人间常见的儒袍,单手背在身后,左手用帕子捂着鼻子站在窗边。

“启禀王爷,属下戊甲奉宫主之命,护送一批新货上京。如今大定码头严查走私,属下的船只滞留在河道迟迟无法靠岸,每日损失巨大。”

“哦,诸关统归尚书省刑部司门管辖才是。”

那黑衣男子面露难色道:“属下确实先去了刑部,可尚书大人一再拖延,那些货可拖不得啊。故此,这才冒昧地打扰王爷的清净了。”

“哼,张鸿远这个滑手的老狐狸。”端王不满道。

“好,本王知道了。你做得非常好,你辛苦了。”端王点点头,走到黑衣人的跟前。

“王爷过奖了,是属下分内之事。”

“好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端王面不改色道。话音刚落,端王一甩袖子,用袖中的短刃割断了黑衣人的喉咙。

“啊!”那黑衣人睁圆了眼睛倒下,一命呜呼了。

端王解下自己沾血的外袍扔在他身上,大步走出了门,坐上了一早就准备好的其貌不扬的马车。

马车驶过,后面的茅草房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

端王设在芳园的书房,书架缓缓地被打开,原来这里藏着密室的入口。

“王爷。”来福躬着身子捧着铜盆和巾子,早早就在密室门口候着了。

端王拿起巾子擦了擦脸,看向来福问道:“本王不在的时候,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禀王爷,这第一桩事是太子来了。”来福一边回话一边帮端王更衣。

“哦,太子?他来做什么?”

“禀王爷,太子先是在院中游览,后来在观景亭与江家公子发生了争执,江公子拂袖离去。太子现下正与叶家大小姐互传书信,不亦乐乎呢。”来福回禀的是他收到的情报。

端王自然知道叶家大小姐和江维卿早有婚约,他嘲讽一笑:“真是有意思。本王倒是没想到,孤王的这个侄子倒是与父皇如出一辙,也是个痴情种子呢。”

“本王真是感动极了。你说,本王要不要成全他。”端王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来福低头不语。

“其他还有什么事?”端王问。

来福恭敬地回道:“第二桩事,是关于世子爷。世子爷又闹了起来。世子身边服侍的小厮说世子今日服食了五石散,量还不少。”

端王这才变了脸色,骂道:“哼,这个混账东西。罢了,传话给王妃让她给世子选个好生养的妻子,只要他能早点生出个儿子就行了。”看样子,端王是对世子完全失望了。

“是。”

“慢着,差点儿忘了张鸿远这个老狐狸。你说本王要是把世子妃之位给他的女儿,一个病秧子成为世子妃。他会不会感恩戴德,对本王感激涕零。”

“王爷,他可是咱们埋下的暗棋啊,会不会暴露?”来福担忧道。

“哼,暴露?本王看是帮他隐藏得太好了,张鸿远这两年竟然生了退意。本王把他推上刑部尚书之位,可不是为了让他顺顺利利地告老还乡颐养天年的。”端王冷哼了一声。

“柳家的事解决了吗?张鸿远这个老家伙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一个孤女都处置不了。”端王又问。

“回王爷,张大人的意思是还未找到柳玉掌握的全部证据,不敢轻举妄动,省得打草惊蛇。”来福回道。

“哼,夜长梦多,本王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那王爷的意思是……”来福试探地问道。

“烧了吧。”

“是。”

————————————

“咕咕咕”

“吃吧吃吧。”

叶之莹闺房的窗框上蹲了三只胖乎乎的鸽子,它们是后面来的,没人取信件它们就不飞走。梅香偷偷地将窗往上抬了一条缝,在木质地横条上摆了许多鸟食。鸽子们就隔着窗子用鸟喙一啄一啄的。有时候也会轻轻地啄一下梅香的指腹,不疼痒痒的。

叶之莹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一笔一划地开始临帖。她的心不静,好容易才能摒除杂念,全身心的投入到临帖的状态。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小姐!”梅香紧张地声音,让叶之莹的笔一斜,在雪白的宣纸上落下了一长条的墨痕。

“梅香,怎么了?”叶之莹忙搁下笔,看向她问。

“小姐,你看这只鸽子腿上缠的碎绸,像不像琇小姐今天穿出去的那件?”梅香将鸽子腿上的碎绸解下来递给她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倾世绝恋:迷离师徒情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