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35 章 【补】剧情·柳玉案

第 35 章 【补】剧情·柳玉案(1/2)

目录

月上中天,微风徐徐,户牖之下虫声唧唧,月光照进内室,柳盈之坐在小板凳上有节奏地摇着纺车。夜深了,她还没有休息借着月光仍在纺线。纺车嗡嗡地响着,她左手拿着捻子灵活地转动,蓬松的棉花很快就变成了一根均匀细密的棉线。这是一件极其枯燥乏味的事,永远不断地单调重复。老旧的纺车效率极低,纺车摇了几十圈,出来的成品却少得可怜。可纺线人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急切,快了慢了线纺出来就不细密,织成的布也不平整。纺线人只能静下心来,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节奏。

柳盈之摇着纺车,想着心事,爹搜集的那些资料……

珠儿端了温水进来,放在简易的面盆架上,说:“小姐,早点休息吧。我帮你把水打来了。”

“嗯,好的,还有一点儿。”柳盈之回过神来应道,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哎呀!小姐!”珠儿嘟嘴蹲在她面前不高兴道。

“我的好小姐!咱们今天赚了不少钱呢!你现在要好好休息,要是把身体累垮了,用老爷的话讲,岂不是得不偿失,何苦来哉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珠儿你看,真的还剩下一点点,我只是不想把这点东西拖到明天。”柳盈之略略加快了手上的工作。

“唉,那好吧。小姐最大,珠儿我不管你啦。”珠儿托腮老气横秋道。

“好珠儿,不要生气嘛。”

珠儿不理她了,起身去收拾床铺了,她先在床边点着了艾草香,然后拿着蒲扇仔细地寻找藏在蚊帐里的蚊虫。

“好了。珠儿,你看我已经完工了。”柳盈之甩了甩胳膊,捶了捶腿,一晚上坐下来,胳膊和腿都麻木了。

珠儿果然不计前嫌地开口搭话了:“那小姐,你快洗脸,水都凉了,这些东西我来收拾。”

“好,听珠儿的。”柳盈之顺从道。

“嗯,这样还差不多嘛。”珠儿满意地点点头,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柳盈之擦了脸,坐到梳妆台前,拆了发髻,将头发披散下来。拿篦子梳头发的时候,瞥见了今日九妹赠送的胭脂,不免又叹了一口气,生活多艰。

“小姐,好好的,你又叹什么气啊?”珠儿蹲在地上歪头问。

“哦,我只是想到了九妹的事,有感而叹罢了。”柳盈之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自嘲一笑,自己这个样子又帮得了谁呢。

“唉,小姐你是说那个阿姐啊。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碰见她。”

珠儿深吸了一口气,两只手抱着纺车,将它移到了墙边,又给纺车盖上了罩布。

“也许吧。”

柳盈之潦草地梳了几下发梢,便道:“珠儿,我们安寝吧。”

“哎!来了!”珠儿听了,立时欢欢喜喜地抛开了烦恼,高高兴兴地吹了蜡烛。

————丁记烤鸭——————

大半夜,丁记烤鸭铺子前的食客还络绎不绝,这些人多是下了夜差的公人。半只烤鸭二两酒,美滋滋地吃一顿宵夜,可以无烦恼一觉睡到天亮。

“小二,我的那只好了吗?”游适之敲着柜台急切地催促道。他可是早就约好了今天要去找时白羽那个家伙的,好几天没见时白羽了,一来去看看他的毒怎么样了,二来顺便吹嘘一下自己在芳园“除恶”的行为。

店小二遇见多了这样没耐心的客人,笑容满面道:“客官,您稍等,您的烤鸭师傅已经在做了,马上就好。小的再帮您催一催。”

“好吧,你快点儿。”游适之听了,也只得又坐回去了。

“小二,给我装一只烤鸭,带走。”一位穿蓝色团花翻领服的高壮男子道。

“好嘞!六十八号客人,整鸭一只——”小二的声音洪亮,从前堂传到后厨。

“客官,您稍等。小的为您找个位置。”店小二殷勤道。

“董全大哥!”游适之冲蓝装男子招手,游适之在衙门见过他几次,上次还是这位大哥去找的邓仵作。几番交道打下来,游适之确信董全是一个豪爽利落的人,也愿意跟他结交。

“游兄弟,你也好这一口啊?”蓝装男子朝他走过去,一脸见到同道中人的喜意。

不!这是给时白羽那个吃不着肉的可怜鬼带的,但是游适之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是,我慕名而来的。”

“哈哈哈,你放心。我敢打包票这家的烤鸭全京都味道最正,我打小就吃他家的烤鸭。我跟你说他家的鸭子分量刚刚好,不多不少只挑四斤半。一经烤制,油脂溢出,烤出来的烤鸭颜色呈枣红色。哎,我跟你说最棒的是这个烤鸭皮酥酥脆脆,味道好得不得了。”

一说到烤鸭,董全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停不下来:“我跟你说,一般人都不懂,烤鸭的木材也是有说法的。老话讲,‘枣木鸭子,梨木碳’,他家的鸭子就是用枣木烤出来的。枣木烟清,火稳,烤出来的鸭子那叫一个香。”

游适之看着眉飞色舞的董全,腹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董大哥!

“还有啊!这摆盘也是有讲究的……”

“哎,不对啊!董大哥,你现在怎么有空出来的?按道理,你今晚不是应该在柳宅守着吗?”游适之打断滔滔不绝的董全问。

“说到这,这还要感谢叶大人啊!体恤我们,让府上的家丁通知我们早点走。不然我哪有时间出来买这个。”董全道。

“什么?家丁?不可能!叶大哥从来公私分明,真有吩咐也是找衙差,怎么可能让府上的家丁通知你们?”游适之困惑道。

“叶府的家丁我都认识,你快讲讲那个家丁有什么特征?”游适之接着问道。

“这…那个人到没有什么特征,中等个子,身上穿着叶府的家丁服。哦,对了,他脸上有颗媒婆痣。我当时见了还想一个大男人长了颗媒婆痣也挺逗乐的。游兄弟,你有印象吗?”

“媒婆痣?不可能,我敢肯定没有。”

“糟了!”两人惊恐地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调虎离山之计!”

董全道:“完了,柳姑娘凶多吉少!”

游适之一下子抓起身边的剑,连忙说:“我会轻功,我现在马上赶去柳家,董大哥你快去通知叶大哥。”

“好。”董全点头,两人起身就走。

“客官,您的鸭子!”店小二追在后面喊。

“送你了!”游适之几个纵跳已经出去了好远。

“哎!谢您的赏!”

“嘿嘿嘿。”店小二暗自高兴,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意外之财。

————柳府——————————

深夜一声闷雷,惊起无数不安魂。

“啊!”柳盈之满头大汗地醒过来,整件中衣都被汗浸透了。她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是无边的大火,她困在火场里怎么也逃不出去。

柳盈之从床上坐起来,她先看了一眼身边的珠儿,珠儿今天累坏了,打着小呼噜,睡得很安稳。柳盈之放下心来,轻轻地掀开薄毯的一角,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唉。”柳盈之披了一件外衫,向父亲的灵堂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