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44 章 【初】邓仵作·小东西

第 44 章 【初】邓仵作·小东西(1/1)

目录

破晓莺啼唤人起,邓仵作在藏库已经值了两夜的班了。他闻声而起披上外衣,照例先熄了油灯,打开各处的门窗,整理好签到簿,等待白天上值的人来交接。

邓仵作伸了伸懒腰,藏库的生活很平淡,算上守藏史官吏一共十三个人。守藏史姓史,年过花甲,性好老庄。他每日只管上班点卯,一心只等着退休后含饴弄孙。老头每天笑呵呵的,没什么脾气,对年轻人也和蔼,只除了有点耳背。

上官如此,手底下的人也少了许多纷争。大家熄了汲汲营营的心思,每天到点下差,工作时不过点头微笑。时间久了,相互间情谊深了,谁若是收了什么新鲜的土产,也会相互分享一些。初来乍到的邓仵作也分到了一些,倒是块官场难得的净土。

邓仵作拿了洗漱用具到了后院的井边,他在这里顺便洗漱一番就可以直接去义庄了。

一个穿着短打的老头正在吃力的转辘轳。他是这里的守门人,藏库人手少,他还负责府内的卫生,伙食等事。

“康叔,我来帮你。”邓仵作见了,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过去。

“邓公子,真是太谢谢您了!”福叔只觉得自己手上一轻,他慢慢地直起腰感激地看向邓仵作。他的声音细细尖尖的。很奇怪,一个宫中的内侍居然会在藏库做一个守门人。

“康叔,叫我小邓就好。举手之劳而已。是哪个缸没水了,我直接帮你挑过去吧。”邓仵作说着熟练地拿扁担挑起了两桶水。

“使不得啊,使不得啊!”康叔连连摆手。

“康叔,您快说地方吧。您不能就这样让我担着吧。”邓仵作笑道。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在甲库二层。”康叔一脸感激。

“好。”邓仵作率先向东面的藏书楼走去。

原来,这些水是挑来防火的。藏库比较特殊,里面搜集的都是重要的典籍资料。所以每一间门口都摆了水缸,就是为了能快速救火。而康叔就是要确保每一天每一缸水都是满的。

“唉,年纪大了。正是一年不如一年,眼看着不中用了。去年的时候,我还能把水都挑满的,今年就吃不消了。”康叔跟在他身后感叹道。

“康叔,你下次挑水直接找我就是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邓仵作笑着保证道。

“那怎么行呢。您是贵人,我是奴才。您今天帮我已经是顶破天的事了。可不能乱了规矩。”康叔诚惶诚恐道。

邓仵作见说不动他,想了想道:“康叔,您这样硬抗也不是办法。等我下次遇到了史大人,帮你问问他能不能再请一个小厮,也好分担一下您的工作。”

“哎,邓公子,您为我这样着想,我多谢您了。”福叔感激道。

“就是这儿了吧。”邓仵作看到大门上不仅上了锁,还贴了封条。泛黄的封条上,日期还是去年的。

“这水已经下去这么多了。”邓仵作惊讶道。

“可不是,今年可比去年热多了,去年这个时候还有几场雨水呢。”福叔跟着叹气,他这一路走来已经气喘吁吁了。

“这么热的天,这些书保存起来也麻烦吧。”邓仵作忧虑道。

“可不是,这两个月还有的忙呢。今年晒书的日子偏巧碰上了阴天没能晒成。现在大家都忙着琼华宴的事,别的部的人借不来人手跟不上,晒书这事儿就一直拖下来了。但是怎么着也要在这两个月晒完了。”福叔说道。

“哦,这样看来我到时候也得赶鸭子上架了。”邓仵作试探着问。他来了两天,发现那些陈年的记录都被封存着,想要翻阅必须要过好几道手续,他根本接触不到。

“您别担心,晒书这事儿不难。只是识字的人少,没法入库,才让人为难。”福叔解释道。

这是个机会,邓仵作不动声色,手上的动作不停一口气将水缸注满:“好了,康叔,还有哪里需要加水的?”

“没了,没了,您还有事儿吧,您的正事要紧。可不能再耽误您了。”康叔忙摆摆手。

邓仵作见他惊恐的样子,也不再强求,点头道:“好,您有事儿就找我。”

临出门的时候,康叔塞给他两个热乎乎的煮鸡蛋。

“邓公子,您带着路上吃。藏库的大人们都有一份餐补的,只是别的大人都拿钱回家了,您要是拿我也给您结算。”福叔特别暗示道。

“谢谢,那您以后给我捎带一份宵夜就是了。”

“哎,好。”

邓仵作一开始没明白,他想自己确实是一个人,直接吃也省的开火了。后来,走在路上听着叫卖声,他才恍然开悟。原来,这里也算是大家的一份灰色收入,大家按照官府最高的标准价结算,可市价却是低于标准价的。邓仵作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净土净土圣贤书再多,遇到钱字到底也让人低头。

————————

义庄的事情少,无人认领尸体常有可是论离奇死亡的确实也少见。李叔又一门心思想让邓仵作留在藏库,他还特地招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分担了邓仵作的工作。邓仵作一天下来倒是有些无所事事。

快黄昏的时候,邓仵作抬头看了看天色算了算时间。想了想,还是先往自己的小茅屋去了。

他发现自己那天的窝头消失不是偶然,他留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厨房的食物都有丢失,只不过之前事多,他一直没有注意。惯得这“小贼”胆子越来越大。

邓仵作从痕迹判断这“盗窃犯”的身形很小,他猜测可能是后山上的猴子,或许是这两天天气太热山上的食物不够。邓仵作倒是不介意吃掉点东西,不过现在家里没人,就怕猴子来家里捣乱。到时候家里成了“花果山”,那就麻烦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邓仵作拜托李家的两位兄长在后窗挖了一个土坑,从痕迹上看那只猴子一贯从后窗逃往后山。邓仵作想给那只猴子一个教训,省得老来捣乱。

邓仵作回到家中,发现陷阱里果然有了收获。邓仵作探头看去,出乎意料,那是一团脏乎乎的“东西”,散发着古怪的臭味。那“东西”的脾气很冲,一直从喉咙里发出咕哝声。“它”表现出了很强的攻击性,好在四壁光溜溜的,“它”爬不上来。

邓仵作蹲着看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名堂,那个小东西蜷缩成一团看不清头尾。邓仵作进厨房拿了个冷窝头,掰了一半扔下去,想看“它”吃不吃。

那个小东西的警惕性很强,一直不断地发出短促的叫声。邓仵作后退了许多步,直到离开“它”的视线。半晌,才听见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声音。但等邓仵作上前,那小东西又快速缩成了一团,叫人看不清头尾。

如此反复数次,邓仵作才能稍稍取得“它”的一点信任。在观察“它”吃东西的时候,邓仵作震惊地发现,这个小东西不是野猴竟然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它”全身脏兮兮的都是裹得泥浆,但细细分辨还能看出人的四肢,至于其他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邓仵作尝试跟“它”对话,“它”对人的声音反应却很迟钝。此外,“它”的警惕性很强,始终划着一个安全距离,不允许邓仵作近一步靠近。邓仵作一旦想要突破这个界限,“它”的叫声就会变得异常凄厉,整个人都躁动不安。邓仵作不敢轻举妄动,他初步猜测,小东西可能是被山上的动物捡去的弃婴,所以只有动物的习性。这些事以前也听老人们说起过,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还被他碰上了。

邓仵作没办法跟“它”沟通,无法让她明白自己想要救助“它”。他不敢刺激小东西,一次放一点食物下去,希望能让“它”明白自己的善意。如此循序渐进地取得“它”的信任,最后,邓仵作能够吊下去一壶清水。但是小东西的戒心非常重,始终不肯邓仵作接近。

眼看着天要黑了,邓仵作无奈地站起身,他必须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城。他不放心地看了眼小东西,自己没办法接近“它”,只能让“它”在坑底过夜。邓仵作给它准备了几个窝头,担心夜里风凉又把自己的薄毯扔下去了。想了想自己第二天恐怕也是黄昏回来,他担心太阳那么烈把她晒坏了又怕夜里下雨,去外面抱着一大捧稻草盖住了一大半坑顶,又留了一个小口可以透射月光。

邓仵作关上院门心里总是有些不安,他在心里把所有的事都点了一遍,想了想应该是没有遗漏的了。他摸了摸袖子——有个鸡蛋,早上康叔给的两个鸡蛋他吃了一个,还剩下一个。

邓仵作又折返回去,要放下去的时候手顿了顿,他怕小东西连壳一起吃了,蹲在土坑边将壳剥干净才放下去。小东西在暗处缩成一团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希望今夜无雨。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