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58 章 【初】剧情·琼华宴

第 58 章 【初】剧情·琼华宴(1/2)

目录

那些位居高台的王公大臣现身在何处呢?众人皆聚于一处幽僻的小竹楼等候陛下的召见。

这竹楼,本草木掩映、僻静清幽之所。小竹楼与月华楼相连,都建在宝华山顶,远眺可以尽览山光,平挹江濑。有声之物遇竹相应,其音必佳。此楼遇急雨,有瀑布声;遇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虚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然;宜投壶,矢声铮铮然。然此红尘净土,焚香默坐、消遣世虑之地,却挤了一群高官显贵之辈。

竹楼内人声嘈杂,楼内最受人青睐的当属新科状元——谢南芝,谢南芝此次大比果不出所料,一举夺魁。他出身寒门,才貌双全。听闻他少有“神童”的才名,所谓“七岁草字如云,十岁吟诗应口。”最难得的是顶着众人的瞩目却没有泯然众人。对在场的老大人来讲,一个男人年轻有为、才学相貌都好,还没有婚约,能拎回家做女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祝玉书站在角落的窗边,独自看着江上飞鸟,烟笼竹树的风景,心头总是有些挥之不去的不安。

“祝老弟,何故在此处躲清闲?”来者四十岁上下,正是今科的榜眼,他出身关中豪族乃灵石余氏子弟,自有一番风流气度。

“恒翾兄。”祝玉书微微侧身。

余恒翾见了他脸上的痕迹,先是恍然大悟既而露出了同病相怜的表情:“唉,我明白了。佳人本是瑶池仙,入府却成河东狮。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来都是一样的辛酸泪。”

“恒翾兄,如今高中,从此也可别开生面、风云际会、龙腾虎跃一番了。”祝玉书客气一笑,对脸上的伤痕避而不谈。

“唉,祝老弟笑我,你道我不惑之年勉力应试科举,何苦来哉!”余恒翾自诉其苦。

“恒翾兄,此话何解?”祝玉书笑问。

“唉,我本来游于山水之间,每每兴之所至,尽兴而归。只可恨,去年苦得一子。”余恒翾抱怨道。

“时人重传承,中年得子,也算是人生一桩喜事啊。何故余君却不喜?反诉其苦?”祝玉书问道。

“唉,非是不喜,只是自有子之日起,便要为子孙后世计。人自困于其中,不得脱啊!”余恒翾摇头道。

“唉,我来应试,非有辅佐江山社稷之念,乃是百年后为子孙留下余荫罢了,绝非我所愿也。”余恒翾背手看向窗外,飞鸟低空徘徊,直绕树三匝,方才离开幼雏调头远去。

“罢了,我还是过去吧,独留状元郎一人,未免太不厚道了。”余恒翾拍拍他的肩膀,再次回到了人群的中心。

对面月华楼,几位大人正在楼下听宣。茶烟袅袅,因为宴会盛况,大家的气氛也轻松得多,三三两两的站着相互闲聊。

蓉娘的父亲姜三川正跟自己的两位妻兄闲聊。

“妹·夫,你看新科状元如何?”楚大老爷笑呵呵地问他。

“自然是芝兰玉树、一表人才啊,哈哈哈。怎么了,您有意?”姜三川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微微紧张,女儿的一番心思他自然早就看在眼中。

“哈哈哈,聊聊而已。状元郎嘛,超群绝伦。我只寻个寻常的就够了。”楚大老爷摇摇头,看样子没有争取的意思。

“楚兄所言甚是。”刑部尚书张大人也凑过来了,他看着消瘦了不少。

“今之宴会只两人乃·禁·脔。一为状元郎谢南芝,一为龙骧将军之子乔松。”张大人轻声说道。

闻言,姜三川的心里“咯噔”了下,没成想原来手拿把攥的事,现在人竟然被陛下内定了,这下完犊子了。

“哈哈哈,多谢张兄指点,不知张兄可有打算?”楚大老爷问。

“呵呵,我听闻江南气候宜人,我打算找一南方举子。”张大人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

“江南未免远了一些。”楚大老爷沉吟道。

“无妨,左右我这把老骨头也到了离任的年纪,再过三五年,我也去江南养老嘛。哈哈哈。”张大人的语气豁达道。

正在这时,一位内侍走了下来,躬身道:“姜大人,陛下口谕请您上去一同品茶。”

“臣领旨,有劳公公。”姜三川拱手后转身上楼了。

这时候,其余几位大人也都围了上去。

“各位大人,陛下口谕,时辰不早了,还请众卿家先行一步去会场。”内侍一甩拂尘道。

“遵旨。”在场的大人们神情一肃,行礼后一一告退。

姜三川在雕花的门前站定,理了理衣服,方才推开门走进去。

“臣,海都总管姜三川,拜见陛下。”

“三川,快起来!你我兄弟何必讲这些虚礼。”皇帝斜倚在榻上,气息有些飘忽,想要起身拉他却力有不足。

“陛下,您的身体怎么到了这种地步了!”姜三川心中大为惊骇,他膝行到了皇帝的塌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