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60 章 【初】游适之?乔松

第 60 章 【初】游适之?乔松(1/1)

目录

琇琇兀自生气,只觉得江维卿这个人不顶甚么用,果是个绣花枕头。

“哎呀,也不能全怪他啦。太子殿下是队长嘛,只有太子才可以打风流眼的,这就是规则啦。不过刚才真的好可惜啊!只差一点点!”楚七见她外行,笑着跟她咬耳朵。

“好吧,就算这规则不合理!”琇琇嘟囔道。

“哈哈,下面就该是四方馆对启明队了,肯定很好看!”楚七期待道。

“哎,有什么好看的?不是不打风流眼吗?哪还有什么看头?”琇琇这个外行也就看人打风流眼,图个热闹。

“你不知道,虽然不像打风流眼那样激烈,但是这伴着音乐乐舞式的蹴鞠别有一番韵味。书里面讲:鼓笛声中度彩球。你就睁大眼睛瞧吧。”

鼓点慢慢响起,蹴鞠女子踩着鼓点上场。她们的身材高挑修长,头发只用一根玉簪盘在头顶。身上穿的也与一般的女子不同:一水的箭杆小袖紧身,上身是杏色的短衣,下穿一件淡青色的绸裤儿。脚下踩的是同男子一样的乌靴。

另一边四方馆的人也上场了,这些人长得有些与众不同,他们的头发卷曲,鼻梁高挺,眼窝深陷。这些人都是番邦各国留在京城的使节。

鼓点越打越急,蹴鞠仿佛有了生命在他们的肩、胸、背、头处跳动,在她们的腰、腹处舞蹈,在膝以及小腿、脚面、脚尖、脚跟等部位来回跃动。一会儿是“燕归巢”、一下又是“拐子流星”,鼓声一边又加入了琵琶声,那球在空中一晃稳稳又是一个“玉佛顶珠”。

琇琇的眼睛都看直了,“好”这个字已经喊到失声了。

正在这欢乐的氛围里,异象突生,只见那蹴鞠突然失控飞向了皇帝所在的高台,那球上还生了幽幽的火光。

“啊!”看台上的人心都停了一刻,乐声都消失了。

斜下里飞出两道人影,都冲着着火的蹴鞠而去,两人在空中对了一脚,把蹴鞠又打了回去,机灵地宫人赶紧趁机换了一个新的。乐声再次激烈地奏起,球在这两人的脚下来回轮转,却始终也不会掉到地上。救场的两个人,一个是游适之,一个是龙骧将军的儿子乔松。都是身着白衣,眉目如画的翩翩少年郎。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好俊的功夫。赏!”皇帝抚掌大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异象。

看台上的王公大臣们谈笑风生,一起把刚才的意外翻过去了。

琇琇这头,珍娘在这一喜一惊下,却撑不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开始隐隐作痛。为防不虞,她只得跟公主告假,好在公主知道她的情况还贴心地派了一位宫女过来扶她。

“珍姐姐,你多休息。晚宴前,我去找你。”琇琇关心道。

“嗯,我知道的。别担心我。”珍娘柔柔一笑。

场上,游适之和乔松对球的争夺更加白热化,一下子其余人都成了陪衬。球在游适之的两肩来回灵活跳动。

“你的武功好厉害!当然,比我还差一点。”游适之诚恳道。

“多谢夸奖!”乔松的声音暗哑,他一个晃身把球带过来,往上一踢又反身接下。

游适之看了一眼高台,不知道那日见的公主在不在。

“公主。”青鸾在一旁小声地提示道。

原来公主痴痴地望着台下,不知什么时候把葡萄捏破了,葡萄汁沾满了手指也没注意。

“无事,我走神了。”安乐公主接过丝帕仔仔细细地擦了擦手。

“走神?我看姑姑怕是心动了。左边的少年还是右边的郎君,是哪一个呢?我瞧着都不错。”升平郡主挑事道。

“升平,我看你的女戒还是抄少了。”安乐公主淡淡地训斥道。

“那不还是托了您的福!”升平郡主语带嘲讽。

“狗儿,去,给我打听打听,这两位公子的名字怎么写?”升平郡主吹了吹自己染过凤仙花汁的指甲。

“是。”狗儿温顺地应下。

“你不要胡闹!”安乐公主直觉她又要闹事。

“怎么您自个儿守着一个死人,就不许我一见钟情要挑个郡马吗?”升平郡主句句带刺往安乐公主的心口上扎。

“狗儿,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升平郡主自觉扳回一城,挑眉神气道。

“放肆!”安乐公主少有的冷下脸来。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