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88 章 【初】楚七x孟公彦

第 88 章 【初】楚七x孟公彦(1/1)

目录

月辉清冷,彻夜难眠的不止京兆尹府忙碌的众人,简国公府也有一群辗转难眠的人。

夜半更深,楚七的房间还是灯火通明,她穿着单薄的杏红衣衫坐在绣架前,绣架上搁置着她那鸳鸯织锦的大红嫁衣。守夜的丫鬟竹香伏在一旁的小几子上,头一点一点的,显然已经入梦了。

楚七看着眼前的嫁衣,心中并未感受到半分的喜悦,她只觉得这嫁衣像是一层无形的大网将她牢牢地笼在里面。楚七无由地生出一股烦躁之意,她想拿起银剪子将嫁衣绞碎,她甚至想放一把火烧毁一切,包括自己。可是理智又克制着她,她只能红着眼圈,一针一针麻木地缝着嫁衣。

她不肯睡觉,好像这样就能够惩罚不敢反抗的自己,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夜色沁凉,楚二夫人趁着月色,到了楚七的房前,她隔着窗棂看着不眠的女儿,内心也是愁肠百结。自从给女儿定下亲事,母女二人便像是隔了一层,不复从前的亲密。她想推门进去,可是手伸到一半又缩回去了,一霎时,她想到了许多年前忐忑待嫁的自己。一晃眼,这如意的不如意的,也风风雨雨的二十几年了。

“唉,女孩儿家都要走这一遭。”楚二夫人叹了口气又走了,她想等女儿出嫁就能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了。

屋里楚七的这件嫁衣绣起来却一点儿也不顺利,在接连被绣花针扎了三次之后,楚七心烦意乱地站起身,她看到了博古架上哥哥送的海螺,心念一动,她拿起海螺悄悄地走出了门。

楚七在后花园里漫无目的地走,想要找一个隐秘的心灵依托之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找到一处偏远的角落,那里杂乱地堆放着一些山石。楚七提起裙子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

更深露重,晚间的风一吹带起一阵凉意。楚七抱着膝盖,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月亮,皎洁的月光照在她鸦雏色的发髻上,越发衬得她孤单伶仃。

楚七呆坐了一会儿,她拿起海螺,呜呜地吹了起来,声音哀哀切切,如泣如诉。这些日子来的经历走马观花般在她脑海里闪过。

首先是永乐侯夫人的脸,楚七不喜欢永乐侯夫人,这个未来可能成为她婆婆的人。永乐侯夫人总是拿精明锐利的眼光打量她,那目光像刀子一样,好像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需要评估的货物。楚七能看出来永乐侯夫人对自己并不十分满意,只不过自己是目前来看的最优选。

接着是娘哀戚的脸,提到娘亲,楚七的心里酸胀发涩起来,每次跟娘赌气她的心里都很难过。可是,娘的一片心她能明白却无法接受。娘说永乐侯的那位公子是个老实忠厚的人,自己同他大概也能过着跟爹娘一样相敬如宾的日子。

可是,这些年,娘和爹的日子其实并不如意,自己又怎么愿意重蹈覆辙呢?

楚七忘不了年幼的时候爹娘争吵,当爹拂袖而去,娘抱着自己捱过的那些寂寞冷清的日日夜夜……

就在楚七心绪纷乱之际,院墙外传来了一曲悠长的箫声,这箫声低沉温和,仿佛能包容世间一切的悲伤。

这箫声穿过庭院飘然而来,环绕着楚七,像是轻轻地拥抱一个哭泣的小女孩。楚七不知怎的,突然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她捧着的海螺声断断续续起来……逐渐泣不成声。楚七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成串成串地掉了下来。

楚七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双翅膀,能飞出这深深的庭院。兄长走了,他是男子尚可选择,而自己作为女孩就只能认命吗?成亲,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丈夫。

楚七哭了多久,那箫声就和了多久。等楚七宣泄够了,那箫声也停了,仿佛它的出现只是为了安慰这个哭泣的小姑娘。

楚七在原地坐了一会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心里好过多了,她拍拍衣裙上的木屑草末,慢慢地往闺房走去。

半路上,楚七遇到了焦急寻人的竹香。

“哎呀,小姐你怎么突然消失了,叫竹香急死了。”竹香夜半惊醒发现小姐不在,险些吓死了。她不敢宣扬出去,只好一个人在偌大的国公府里寻找。

“竹香,让你担心了。我只是去散散心。”楚七握住了竹香微凉的手。

“小姐,你哭啦?”竹香担忧道。

“没事,哭一场,我心里好过多了。”

“竹香,最西北角的外院,那边住人了?”楚七心里还念着那一曲箫声。

“是的呀,小姐你不晓得,住的就是那个孟公子,上次大雨天在凉亭救过我们的孟公子,听说屋子还是我们大公子特意让人整理出来的。”竹香没心眼,小姐问什么她就竹筒倒豆子全都讲了。

“管事的,还特意交代了,要我们不要冲撞了贵客。”

“孟公子?孟公彦。他怎么住到我们府上来了?”楚七轻蹙着眉,疑问道。

“这个就不晓得了。不过,听人家说他是钱财被骗了,大公子看他可怜把他招到我们府上的。”

“哦。”楚七平静地点点头,默默地将孟公彦这个名字记在心上。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