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愣住,权谋文女主竟是我阿姐 > 第 93 章 【初】楚七·订婚

第 93 章 【初】楚七·订婚(1/1)

目录

不管琇琇怎么想,时光飞逝。很快就来到了广业寺法会的那一天。

府上的小姐,老太太这次仍只带了琇琇和楚七两个人。至于叶之莹,打从琼华宴回来就被老太太拘在府里,老太太说这也是省得她听外面的闲言碎语。

马车飞驰在遍栽青槐的直道上。

琇琇坐在马车上,偷眼望去,这广业寺,不愧是皇家寺院。远远看去,重楼复殿,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整座寺庙金碧辉煌。

这法会原是为国祈福,讲究的是与民同乐,所以寺前已经聚了好些百姓,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琇琇瞧着,心里也跟着开心了许多。

“好小姐,可不能再看了。今天人多眼杂的,叫老太太或是太太们知道可就不好了。”兰香急急地拦下琇琇掀开帘子的手。

“唉,好吧。”琇琇知道兰香说得有理,便悻悻地收回了手。

“兰香,哥哥不是说今天也会来吗?怎么没瞧见?”琇琇安静了没一会儿又问兰香道。

“小姐,咱们家大少爷如今是多大的官,许是被公事绊住了。你放宽心,中午吃素斋的时候保准就见着了。”兰香一个劲地安慰她。

正在两人说话之际,马车渐渐停了下来。原来广业寺这就到了。

琇琇下车的时候,戴了蓝色的幕篱。这幕篱上垂下的蓝色薄纱同她水蓝色的襦裙,相映成趣。再配上一水蓝色的发带和披帛,更显得琇琇灵动飘逸。

在琇琇下车的时候,她不经意地瞥见路的对面,也停着一辆马车,可惜下车的人被古槐挡住了。只看马车上的标志倒像是江家的,只是江家这样的大族出行应该不会这么没有排场。总之,这作为一个小插曲,琇琇很快就将它抛诸脑后了。

一进广业寺,左右便是钟楼和鼓楼。入耳的是寺里僧人们肃穆的诵经声,间或还有一下下雄浑的钟声,余韵不绝。

经过钟鼓楼,就见到了恢宏雄伟的大雄宝殿。惠普大师的水陆道场就摆在大雄宝殿的前面。远远看去,惠普大师坐在高台讲经,宝象庄严,令人见了望而生敬。

琇琇虽听不懂但也忙学着左右,恭敬地朝大师作了一个作揖。接着又跟着老太太进殿点了香烛。琇琇随着老太太跪在蒲团上,也认认真真地给佛祖磕了几个头。

琇琇:神通广大的佛祖,如果你知道“神书”下半部的内容,能给我托个梦就好。

按理,拜完菩萨,就该由着小沙弥引着去厢房休息,只等着中午吃一顿斋饭。可是这次,老太太却说还要再去后山散散心。

这广业寺因建在城中,这后山乃是人工挑土堆积的一处土丘。要论景色也是寻常,只不过凑巧碰上雨后初晴,山色显得青翠些。

琇琇陪着老太太走了一段路,没想到“正巧”遇上了同样来上香的永乐侯夫人,琇琇第一时间看向另一侧的楚七,果然见她的神色紧绷了起来。

那头,永乐侯夫人还是那个样子,一双丹凤三角眼,精明锐利。给老太太问安的时候,还总是在琇琇和楚七的身上打量。

“老太太,您的身体还康健啊!”

“陪着孩子们玩玩罢了。”老太太淡淡地答道。

老太太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原来这永乐侯夫人不止一个人来的,她身后还跟着她的儿子,也是楚七说亲的对象钱旦。

孙女儿们都将出阁,老太太如今最看重男女大防。谁知道这永乐侯夫人事先也不交代一声,竟然就堂而皇之的把儿子带来了。这轻薄的行事就叫老太太不满,唯一一点欣慰就是琇琇和楚七此刻都带了帷帽。

琇琇自然不知道大人们这些明暗官司,她透过幕篱第一次看见了楚七那个未婚夫婿。瞧着他那模样同永乐侯夫人一点也不像,只是极普通的样貌,勉强些才能称得上清秀。若论性格,他缩在母亲的身后,沉默不语,看着也不像有什么男子气概。

如此琇琇对他也没什么好评价,反正只这两点他同楚七便是极不般配了。可那头,楚二夫人同永乐侯夫人却是相谈甚欢,就连假寐的老太太都顾不上了。

琇琇站在老太太的身后,百无聊赖,这倒被她注意到永乐侯夫人身后还跟着一位姑娘,这个姑娘穿着素服,襟边袖口都绣着小巧的兰花。看她的衣着不像是永乐侯夫人的婢女,可若是府上的小姐这穿着又未免太素雅,更何况永乐侯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她。

琇琇正这样胡想着,那个姑娘极其小心地看了楚七一眼。琇琇察觉到那个姑娘看楚七的眼神很奇怪。总觉得有股子哀怨在里头。

琇琇心中觉得越发古怪,琇琇细细地打量起那姑娘和钱旦。这二人虽然没什么眉眼官司,只不过疑心已经种下,琇琇总觉得他跟那个姑娘的气场有些许奇怪。

“琇丫头在看什么?”原来老太太不知道何时睁开眼睛,慈祥地看向琇琇。

“啊,祖母我……我见永乐侯夫人身边的那位美人姐姐,一时竟看痴了。”琇琇故意提到。

“瞧,琇琇说的,这不过是我娘家的一个女孩罢了。”永乐侯夫人极为自来熟,她神色不变,一句话就带过了那个姑娘的身世。

见她这么说,琇琇自然也不再说话了。待几人又寒暄了几句,永乐侯夫人当着老太太的面,把手上的翡翠镯子套在了楚七的手上。这是京都如今的惯例,先时永乐侯夫人和楚二夫人只能算是口头上的默契,如今当着老太太的面给信物,这才是正式把婚事定下来。

楚二夫人为了这桩婚事,辗转难眠多日,如今尘埃落定自然喜不自胜。只是楚七那里,虽然隔着面纱看不清神情,可琇琇却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哀伤。

婚事订下后,那永乐侯夫人便带着儿子走了。

老太太撑着头,冷眼看着喜气洋洋的楚二夫人,双唇翕动,最终什么也没讲。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