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青云之上 > 第一百三十二章神盘算世,双龙戏会

第一百三十二章神盘算世,双龙戏会(1/2)

目录

满天星斗闪烁着清幽的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匝匝的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溶溶月色下,无垠的沙漠像打了白蜡似的,朦胧地发出润泽的光华。

夜幕降临,月牙湾升起道道炊烟,整个湖面倒映着通红的火光。从远处望去,宛如人的一只硕大瞳孔,燃烧着剧烈的火焰。华灯初上,沉浸在沙漠绿洲的月牙湾迎来了最繁忙的时段。

干净无纤尘的湖岸上,人来人往,呼兄喝弟的喧闹声,甚嚣尘上的争夺声,还有肆言詈辱的吵闹声……沸沸扬扬,热闹非凡。

位于月牙湾的中心地带,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其占地达十余亩,前院异常开阔,更附雅致别院数间。前院客堂共分五层,高出错根盘节的古柳三两倍。基宽顶尖,设飞檐翘角,丹阁流金,形似古塔,琉璃耀目。一仿中原王朝宫殿之结构,又兼四方房建之美观,白为墙,赤为柱,窗柩雕花,门槛铺毯,古朴雄浑又精巧细致、绣闼瑰丽,实为茶马古道上的第一家客栈,唤作月牙客栈。

四方来人会聚月牙湾通商,可全赖这家客栈歇脚。至于敢在月牙湾开设客栈,除了这绿洲主人,谁还有这个胆子。

从隘口进湾,两道自立灯火通明,一直延展到整个月牙湖岸。道中商客一丛丛,满舌生花的在为买卖进行交涉,个个挣得个面红耳赤,又有旁人喋喋不休,十分闹耳。

逐月手里抓着提心吊胆的林棠,缓缓走在人群中,一身绛红的长裙在明亮的灯火照耀下,愈发显得璀璨鲜艳。来往商客微微驻足,盯着这个满脸冰冷的绝色女子,心里打怵之余,又被其美貌吸引。特别是两只像海波一样蔚蓝,杏子一般的大眼睛。燃烧着荡动的火焰,发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勾魂摄魄,无不令人心神震荡,魂牵梦绕。

数道甲士身披执锐,从远处冲来,顷刻将逐月二人围住,吓得商客远远避开,停止了买卖的争论声。

一身黑甲的统领跨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先是对逐月行了行礼,才道:“姑娘请跟我们走一趟,我家主人想见你!”

“赛诸葛想见我?”

这次,反而轮到了逐月微微吃惊,她将林棠扔在地上,不屑的说道:“看你几日表现还可以,滚吧!”

林棠如释重负,点头哈腰的向逐月答谢后,方才慌张离去,他必须要去补上进关的税,以免被绿洲主人列入黑名单。

“没错,赛诸葛正是我家主人。姑娘敢只身闯我月牙湾,想来非常人。我等小小侍卫自知留不住姑娘,还请您不要为难在下。请。”黑甲统领侧身让开了一条道,哈身恭敬的说道。

看着颇为客气的黑甲统领,逐月难免心生奇怪,她这般明目张胆的闯入月牙湾,就是想来见赛诸葛。但赛诸葛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想见他,并主动发出了邀请?

但一想到赛诸葛乃是当世奇人,便没有再多想,提步同黑甲统领一起行去。

半刻钟后,逐月被这位黑甲统领带进了月牙客栈中,顺着宽敞的长廊又走了许久,终于来到前院的一间深人雅致的小厅堂前。

朱红的门没有掩上,一个高瘦的小老头正在房中低头打着算盘,宛如翠玉般明亮的算珠被他极快的手敲得“嗒嗒”的响动,动作流畅,一看便知晓此人精通算术。

小老头的个子不算高,仅仅五尺多一些,一头花白的头发高高挽起,用镶宝玉的琉金发髻固定住。他看起来也不胖,颧骨也不算高,两额生得天圆地阔,眉毛分斜向外飞,小鼻梁,薄嘴唇,下巴上长着一撮整齐的山羊胡。可这一张脸怎么看,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实难跟他那一百多岁的年龄挂钩。

黑甲统领唤逐月停下,先行进了门,对小老头行礼禀报道:“主人,那位姑娘正在门外侯着。”

小老头放下算盘,整理了一下衣角,起身道:“快请贵客进来。”

黑甲统领带着些许疑惑,赛诸葛为人十分倨傲,为何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这般客气?不敢稍有怠慢,他迅速的退去房间,将逐月敬重请进门。

四目相对,小老头眼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对逐月颇为客气的道:“姑娘请坐!”

他又让黑甲统领将门从外掩上,才与逐月相对而坐。空气中泛着丝丝不明的压抑气息。房中俩人默不作声,都在小心翼翼打量着对方。

“姑娘是谁?”终于,小老头开口了。

逐月淡然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小老头笑道:“你历尽艰辛,千里迢迢来我月牙湾,无非就是想向老朽打听一些对你有用的消息。整个九洲天下,就没有老朽不知道的事。但老夫对你,却没有一点印象。”

小老头微微蹙眉,又盯向逐月,疑惑的道:“像姑娘这般美丽的女子,世间也没有几人,而且修为高深,跨入羽化之境至少也有数十载。想当今天下,除了月华宫宫主以及万魔教圣女凌若汐以外,老朽实在想不到还有何人有这般本事!”

逐月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小老头竟然能看出她的实力。她贤淑的端坐在桌前,不露声色的道:“不愧是赛诸葛。不过,你蜗居在月牙湾几十年,又岂能全知晓天下之事。”

逐月莞尔一笑,倾城之色,耀目烛焰,不停跳动。

赛诸葛不以为然,胸有成竹的道:“老朽运筹帷幄,坐知天下。自然知晓姑娘一把火烧了姑苏寺,还差点葬身在两位当世绝代天骄的手中。”

“什么!”逐月惊起,如果对于小老头先前的话不屑一顾,此番小老头爆出的消息,真的让她坐不住了,一脸忌惮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老头捋了捋整齐的山羊胡,背过身后,缓缓踱步,不紧不慢的道:“我赛诸葛的身份岂是浪得虚名。姑娘,老朽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你若想在老朽这里打探想要的消息,也必须告诉老朽,你的身份。”

“你既然知道我的实力,难道不怕我将你的月牙湾夷为平地吗?”

逐月身上散发的气息渐渐变冷,威胁道。

小老头突然转身,目光灼灼的盯着逐月,不苟言笑的道:“老朽被世人称为赛诸葛,不仅是因为老朽知晓天下事,还因为,老朽的实力也不弱。”

他的身上迸发出一股丝毫不弱于逐月实力的惊人气息。

“我月牙湾作为这茶马古道上的唯一一处通商之地,富比王国,想打老朽的注意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姑娘,你可知,他们的下场如何?哈哈,老朽将他们全部跺了喂这绿洲中的畜生。姑娘既然重伤在身,老朽奉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小老头的脸上的笑容变得无比邪恶,令逐月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都感到有些不舒服。

“哼,我若想走,你也留不住。”逐月杀心渐起,她何曾自傲,哪里忍受得了小老头在他面前如此狂妄。

“自然留不住姑娘!”小老头点了点头,淡然的坐回了位置,又示意逐月坐下说话。

“想你这么骄傲又狠毒的女人,世间也罕见。”小老头不由得多看了逐月一眼,口气放低了不少。

“你很像一个人——万魔教座下星月使者之一的逐月。只是,在老朽的记忆中,她早死了。”小老头长长叹息,眼中似有惋惜之情流露。

逐月闻言,不由得心中大震,暗暗钦佩小老头的聪明才智。脸上却没有一丝斑斓浮现,镇定的道:“不错,万魔教的星月使者,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死在了九重门门主吴道子的手中,世人早该忘记了!”

“老朽倒觉得,这一切很不符合常理。星月使者是圣女凌若汐最喜爱的两个得力干将,怎么可能让她们白白去送死,这其中,肯定牵扯到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抑或什么大阴谋……”小老头若有所思的沉思道,突然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登时站起身,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死死盯着逐月,抛出了一句让逐月无比意外的话:“你来老朽这里,应该是想打听万魔教现在何处?老朽没有说错吧,逐月姑娘!”

他纵然不知道当年星月使者到底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星月使者这一百多年来在为万魔教执行什么任务。以他现在的身份,确实不够知道这些秘辛。但近日姑苏寺镇发生了一件惊天的大事,传言是上古灭绝的凶兽猲狙重现人间,被两个当代绝世天骄斩杀。而作为唤醒上古凶兽猲狙的妖女杜十娘,则负伤逃走。

联想到其种种说不通的缘由,小老头又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冷艳狠毒的女人,非常大胆的猜出了逐月真正的身份。

只是逐月在万魔教中的地位,却要比他高得多。

小老头心情澎湃,没有任何犹豫之色,在一脸错愕的逐月面前,当即跪了下来,恭敬的道:“奇鸽堂堂主赛诸葛,拜见使者大人!”

这一位在九洲大陆响当当的人物,居然也是万魔教的一员。

……

月牙湾隘口内,徐长生向驼队的首领辞别:“朋友,感谢你的热情款待,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驼队首领微微颔首,眼里露出一些不舍,上前抱住徐长生道:“我的好朋友,等你来西方大食王国,一定要记得来看望我。”

驼队首领依依惜别。

“大食王国,难道这个国家的皇帝是个饭桶不成?”徐长生心里嘀咕了一句,脸上却露出无比动容的笑容,一脸正色的说道:“朋友,在下会过来看你的!”

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明明在跟驼队的首领作告别,眼睛却瞟着这驼队首领身旁的几名年轻女子,恋恋不舍。

驼队首领倒是没有发现徐长生的异样,被他感动得热泪盈眶。

徐长生心里再次嘀咕:“这大食帝国的男儿怎跟娘炮似的。”

他实在受不了,赶紧作揖离去。

经历了半天的等待,他好不容易来到了月牙湾中。本以为逐月会在此处掀起一场大风波,不出意外的话,赛诸葛也会出现。谁承想,逐月强行闯入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他一心想要见到的赛诸葛,也并没有出现。

“不应该啊。”徐长生垮下了脸,向路边买卖的商客打探消息,有商客告诉他,那位红衣女子被赛诸葛手下的一众甲士带走了,并没有发生冲突。

此时天色已晚,干净的街道上人群基本散去,只余几家商铺还在开门迎客,徐长生毅然走进了一家茶楼,叫上了一壶月牙湖水沏的温茶,大口的喝着。

夜凉如水,哪怕是这偌大的沙漠之洲,也没有躲过夜晚寒意的侵蚀。

“被甲士带走,没有发生冲突?”徐长生内心愈发疑惑,逐月是何秉性,他又怎能不知,岂能心甘情愿让赛诸葛的一众甲士带走?徐长生一盏一盏的灌着茶水,蹙紧了眉头,像是心事重重。

任他绞尽脑汁,却百思不得其解。

桌上蜡烛垂泪,有寒风灌进,烛光摇曳,欲熄不明,落到了徐长生的眼中。

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停下了狂饮茶水的动作。

世人都道赛诸葛绝顶聪明,手中握一把神奇算盘,算尽天下事。

如果赛诸葛真如传闻的那般厉害,应该是知晓逐月要来月牙湾,所以命人前来接待,才免去了一场本该发生的风波。

那这样的话,自己的行踪恐怕也已经被赛诸葛掌握了。

“有意思!看来还得亲自去会会他了。”徐长生脸上露出一道爽朗的笑容,对这个被当世称作天下第一聪明人的赛诸葛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想到这样,徐长生也不再担心着什么,走出茶馆,便于月牙客栈要了一间房,倒在被窝中沉沦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豪门娇妻也内卷 傲世王婿 神诡志异工厂主 师尊拿了重生剧本 漫威世界的探险家 暴戾王爷又在读心 吊坠里有只妖王 [猎人]不爱你的理由 柯南之不要招惹乐子人 [犬夜叉]奈落他没有感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