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侯门医妃飒且甜 > 第149章 救下来吧(二更)

第149章 救下来吧(二更)(1/1)

目录

手下心中一惊,立即就查看了郁时背上的伤口,只见那些伤口处被雨淋得发脓,血迹顺着砖缝流了一地。

见郁时紧闭着眼睛,手下立即就哭着喊他:“公子!”

“公子!”

郁时微微睁开眼睛向他摇了摇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那名手下顿时就慌了神,将伞扔在一旁便急忙道:“公子,属下这就去求大人!”

郁时正要拦住他,却因为精神极度昏沉着,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下疾步离开。

沈自川刚从京冀营回来,路过封府时便看到了一道黑影跪在雨地里。

他掀开帘子看了一眼,看着他周围顺着雨滴下的血水不禁摇了摇头,便缓缓将帘子放了下来,吩咐手下继续赶路。

来到策王府下了马车便走了进去,这几日策王府上下都是程鞍在操持,看到他过来就上前行了一礼,“沈公子!”

沈自川点了点头,便开口问他,“王爷在哪里?”

“在正堂。”程鞍立即道:“您请。”

沈自川随即就跟着程鞍走了过去。

只见萧昀正坐在正堂中处理事务,而顾绾辞今日也出了屋子坐在一旁。

沈自川便抬眸看了一眼顾绾辞的状态,见她今日的气色果然已经恢复了几分。

沈自川随即向两人走了过去,“王爷。”

萧昀抬眸看了眼他,开口问道:“怎么样?”

“还不错,承风卫虽然这几年里是养的废了点,但是这两日把那些纨绔子弟尽数除掉,假以时日也未必不能为我们所用。”沈自川便道。

萧昀点了点头,沈自川便走到桌旁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沈自川喝完一杯茶,忽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看着萧昀又道:“对了,我回来的路上还看到了一件事。”

萧昀闻言看着他,眸中意思就是说让他别卖关子。

沈自川随即看了一眼顾绾辞缓缓开口,“我路过封府的时候发现,郁时浑身带着伤跪在雨地里,这几日这件事在盛京也传了个遍,说人已经在雨中跪了将近两日夜了。”

顾绾辞闻言微微一顿,抬眸看向了他。

萧昀缓缓开口,“哦?”

沈自川便又道:“我看他身周流了一地的血水,眼看着再淋下去估计活不过今晚了,料想这传言应该没有错。”

顾绾辞闻言看着沈自川缓缓道:“郁时是封荀的义子,封荀当真这么狠得下心?”

沈自川看着顾绾辞却轻轻摇头,嗤笑一声,说道:“说是义子,其实不过就是杀父仇人。”

顾绾辞心中微动,看着沈自川询问:“杀父仇人?”

沈自川看了萧昀一眼,对顾绾辞说道:“临安楼前些年收录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郁时的父亲原本是封荀手下的力将,有朝一日立了大功,眼看着皇帝就要给他加官进爵了,却不想觐见的前一夜便惨遭毒手,丧了命。”

顾绾辞看着他,沈自川接着道:“满门都没了性命,当日幸好还是稚子的郁时因为贪玩出了府逃过了一劫,后来皇帝下令查案,也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后来为了安抚功臣,封荀便主动请旨认这名稚子做了义子。”

顾绾辞眸光微闪,便猜出了几分。

“封荀为人善嫉,当初他主动请旨还受了皇帝赞赏,却被不少知他根底的人议论纷纷,还真不信他有这么好心。”沈自川接着说道:

“果不其然,那名功臣丧命的案子也交给了封荀去查,缘由却一直没有查到,想来也是,自己动的手,怎么会留下痕迹呢?那名功臣平素并没有与什么人交恶,如何便会突然遭受灭门之苦呢,还是在临近觐见听封的那一晚,封荀又怎么会容忍自己的手下越过自己的官职,这件事,除了封荀又还会有谁?”

顾绾辞不禁轻轻吸了口气。

沈自川摇了摇头,“不过郁时倒也是个可怜人,认贼作了父还要替他卖命,却不知封荀只是把他当作一把刀罢了。”

顾绾辞闻言微微垂眸,便想到之前在回京途中郁时刻意放她离开,在林子中冒着被封荀发现的危险救下小舟,无论怎么样,他如今这般,大多都是因为自己。

萧昀正在处理事务的手早已停了下来,目光从顾绾辞的身上缓缓移开,看着沈自川说道:“封荀估计是想要他的命了,你去带人把郁时救下来吧,不论怎么说,他也算是帮过我们。”

沈自川闻言顿了顿,看着萧昀开口确认,“当真要救?”

萧昀瞥了他一眼,“怎么,你有话说?”

“没。”沈自川连忙摇头,说道:“去迟了人只怕是救不活了,我这便去。”

顾绾辞微微一怔,看向萧昀正好对上了他看过来的目光。

她便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了,从认识萧昀起,她便知道他行事冷漠果断,决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加上之前从冀州回京的途中,郁时于她有两次恩,虽然小舟最终依然……却也和他并无干系,然而郁时如今这样,却是因为她,若是不出手相帮,她心中便会有一道坎。

顾绾辞微微启唇,萧昀便轻轻抬手拍了拍她,虽然并未开口,一切却都在不言中。

见顾绾辞双手冰凉,萧昀便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暖着,不禁开口说道:“阿辞,你自己就是大夫,却总是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好,难不成真是医者不自医?”

萧昀掩盖住心中的心疼,这两日他再怎么小心看护她,顾绾辞也在仅仅两天内清瘦了不少。

顾绾辞闻言轻轻扯了扯唇,萧昀看着,虽然这表情委实也算不上笑容,但也勉强算是她这两日第一次情绪牵动了。

萧昀心中缓缓松了口气,将她一只手捂热,又将她的另一只手拿起来握着,等将她的双手都捂热了才放心。

萧昀将剩下的事务处理完就吩咐程鞍整理完,随即便道:“时候不早了,先用晚膳吧。”

顾绾辞点了点头,“嗯。”

萧昀随即就命程鞍去准备,拉着顾绾辞起身走了过去。

目录
新书推荐: 吊坠里有只妖王 [猎人]不爱你的理由 柯南之不要招惹乐子人 [犬夜叉]奈落他没有感情 国宝神鉴 [HP/FB]纽蒙迦德优秀毕业生 吊坠里有只妖王 她的男主是反派 快穿之女配她又作又飒 我的保镖不可能这么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