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6、你是不是想泡我?

6、你是不是想泡我?(1/1)

目录

答应了兄弟的事情,还是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现在溜怎么都说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避免接触了。

所幸接亲的时候,伍祺并没有出现。

/

胖哥他们跟饭店订了另一间挨着稍小的宴会厅作为婚礼的准备室,准备室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聚着。

林一旭委婉地跟胖哥提了一下待会儿能不能换个人站他边上帮他保管待会儿要给新娘的戒指,胖哥眉毛一凛:“那怎么行?不是都说好了吗?你站在我旁边给我压住伍祺,晚上他牵着我媳妇儿的手走过来,咱们得出个门面压压他,你就是咱们几个的门面你知道吗?你看看这儿除了你,还有谁能担此大任,压住他!”

末了伸出中间还夹着一只尚未点着的香烟的胖胖的手指,向下狠狠地做了个碾压的姿势,严肃地拍拍他的肩膀,话音刚落便听身后传来一个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压住谁?”

胖哥老婆的父亲,也就是伍祺的父亲前两年病逝了,因此父亲把女儿的手交给新郎的这个环节,改为了由伍祺代为托付。

“姐夫好。”伍祺向胖哥伸出右手,颔首致意,显然,俩人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不是特别熟。

两人很快松开了手,胖哥正要给伍祺和林一旭两人互相介绍,却见这两人已经抱上了。

事实上林一旭也没反应过来,伍祺松开胖哥的手就上前一步对他做出了个拥抱的架势,他想当然地就抱上去了。时隔几天林一旭再见到伍祺,想起在前几天视监饭圈时看到的那些CP粉留言和祺旭心动连击事件记录簿里的微博,心情突然就有些复杂,暗叹果然是不能看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前他虽然也知道CP粉的存在,但没怎么看过她们的论调,想不到这么多。

伍祺的拥抱很有度,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属于既不疏远也不亲密到让人不适的范围,林一旭的手放在伍祺宽厚的后背上,觉得自己刚才复杂的心情有些龌龊和自作多情,人伍祺这么坦然这么兄弟情的拥抱,你尽想些有的没的,人就是正好碰到你了,不打个招呼说不过去,你还真住脑顶级流量暗恋你长达五年了?

胖哥也愣了,指了指伍祺,又指了指林一旭:“认,认识?”

胖哥说完想了一下,林一旭如今在娱乐圈虽然不怎么排得上号,但即便是背景板,好歹也上过不少节目,即便是男配,也算演过一些影视作品,他俩认识倒也不算什么稀罕的事情。

伍祺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那你们慢慢聊?笑笑刚才叫我过去一趟,你们自便,都是自己人。”胖哥拍了拍林一旭的肩膀,又朝伍祺示意了一下。

胖哥一走,这边倒忽然沉寂下来。林一旭是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这么多年没交集,以前关系再好,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有什么能说的,问“你过得怎么样”“许泽过得怎么样”吧,太老套了,搁别人身上还适用,搁伍祺和许泽这种公众人物上简直就是废话式寒喧,要知道“行走的微博热门”过得好不好,上网看看,哪天感冒了哪天贴了片膏药都能一键知道,膏药同款都能给你扒出来。

林一旭瞥了一眼伍祺,发现他正用手机搜索着什么,估计也是没话说,玩手机打发时间。

“林一旭,我的鞋呢?”

“啊?”伍祺突然来一句,林一旭有些没反应过来。

伍祺挑眉看他:“那天在机场被你踩烂的那双拖鞋,你该不会不打算还了吧?”

林一旭反应过来,一边腹诽你助理不是说不用还了吗,一边掏出手机来准备给他转账,毕竟确实是自己踩烂了伍祺的拖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转给你吧?微信还是支付宝?账号是?”

“不是吧?林一旭,五年了,你还是就会打发我,”伍祺勾着嘴角笑了一下,眼神里却没什么笑意,声音不大地说道,“当初说好的一起出道,你一声不响屁都没放一个就走了,就算你只拿我们当同事,离职了一般也会通知前同事一声吧?踩烂了鞋也得先问问对方是要鞋还是要钱吧?不能总是你来做决定吧?”

伍祺一连三个“吧”,声音轻飘飘的,听着像是商量的语气,却让林一旭感觉有些戳心。

半晌,林一旭开口说道:“我当初……”林一旭咬了咬下唇,似是仍然不想说这个事儿,转而问道,“那你,要鞋还是要钱?”

“我想要,”伍祺靠着栏杆,阳光从他的发顶倾泻而下,把头发都染成了金黄色,林一旭觉得可能是夏日的阳光太刺眼的缘故,连带着伍祺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逼人,伍祺的神情不像是在思索,倒像是用视线在他脸上描摹了一圈,等到林一旭差点就要摸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时,伍祺才缓慢开口,“鞋,那双鞋我穿惯了,不爱换别的。”

这大哥,说话这大喘气。

林一旭觉得自那天逛了一圈CP超话后,自己的脑电波就像是突然和CP粉们的连接上了一样,刚才伍祺说话大喘气的时候,他脑子里险些就要蹦出来个“我想要,你”了。

伍祺把亮着的手机屏幕拿给他看之后便背过了身,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往下看。

我的确是,想要你。

林一旭接过手机屏幕,是个地图软件,伍祺搜索出来的是那天穿的那个鞋子的品牌在附近商圈的一家分店,林一旭愣了:“你的意思是,现在去买?”

“现在,”伍祺拿过手机,抬脚就往门口走,“毕竟大家现在连前同事都不是,这么多年没见,也不太熟了,你神龙不见首尾的,以后还能不能让我见着都说不准,哪天又突然消失,我上哪儿找人给我还鞋去。”

伍祺话里带刺。林一旭听出来了。

胖哥也听出来了,媳妇儿让他过来拿东西,路过俩人身边时这话也飘进了他的耳朵里,胖哥拿了东西小跑着去了化妆间,一边伺候媳妇,一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小声地跟媳妇说:“我这哥们儿,跟我这小舅子,听着不像是单纯认识这么简单啊。”

伍笑本来补着妆的手停顿了一下,转头朝老公眨巴了一下眼睛,压低声音说道:“你听见什么了?”

“其实听着还挺正常的一句话,好像是讽刺我哥们儿跟他还是同事的时候做事不地道?但是那语气听着吧,知道的呢是前同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前女友给甩了,那一股酸味儿啊,”胖哥摸了把额头,回想起来都觉得没耳朵听,“诶?你也没问我是哪个哥们儿啊。”

“林一旭呗,还有谁伍祺能跟他不简单?我这弟弟专一着呢,在你哥们儿这一棵树上吊了五年,牛逼吧?”伍笑伸出手比了个“五”。

胖哥咽了一口口水,脑子还没转过来,先答了句牛逼,反应过来后说道:“你的意思是,合着我这哥们儿,有一天得叫我姐夫?”

伍笑不置可否,虽然追不追得到还两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但坚决不拆弟弟的台:“你就说你娶我赚不赚吧,占尽便宜,连你兄弟的便宜都能占。”

/

林一旭跟在伍祺后面:“我这儿走不开啊,我是伴郎,待会儿说好的得彩排一下,还得迎宾呢,婚礼开始了我还得给胖哥递对戒,要不我在网上下单了寄你家去?”

林一旭没有忘记自己肩上的胆子,只是现在胖哥如果听到却不一定会十分感动,反而会让他别管了,赶紧随伍祺去吧,他还等着他叫他姐夫,占便宜的那一天呢。

毕竟男人,都喜欢互相在称呼上占便宜,不叫爸爸叫姐夫也勉强将就。

“我不是宾吗?你负责接待我就行了,”伍祺食指勾着车钥匙,晃了晃,“放心吧,是我姐姐姐夫结婚,又不是你结婚,伴郎伴娘这么多,婚礼又不是离了你就不转了,离婚礼开始还早着呢。”

林一旭有些无语,觉得伍祺这么大人了,说话还跟闹着玩儿似的,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你算哪门子宾,还负责接待你,你以为你走红毯呢,结婚的是你亲姐你还宾,林一旭索性停下脚步,没好气地说道:“我在网上给你买了寄你家去不行吗?非得跑一趟,麻不麻烦。”

其实麻烦倒也没多麻烦,只是和这哥出去,被拍到的可能性实在太大了,万一到时候又出来什么绯闻,他是真不可控,没必要给双方增加麻烦。

殊不知伍祺完全不觉得这些绯闻是个麻烦,没“麻烦”他还要在微博上骚一骚自己产点糖,祺旭心动连击事件记录簿里那些微博,粉丝脑补出来的糖和伍祺正品人工糖能达到三七开的水平。

伍祺转过身,一下子凑过来,歪着头打量他,似是在开玩笑:“你这么执着地想要我家地址,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别的企图?你是不是想泡我?”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