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10、我愿意

10、我愿意(1/1)

目录

致辞快结束时,伍祺绕过舞台去了乐队那边,临走前拍了拍林一旭的肩膀,示意自己要先走一步。

林一旭点头,却发现伍祺并没有站到下午彩排的位置上,而是坐到了三角钢琴前,而原先坐在那儿伴奏的乐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琴凳,伍祺调整了一下琴凳,指尖跃动,行云流水般倾泻而出的旋律也不是下午才听过的《给你们》,而是,《我愿意》。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

林一旭用手肘碰了碰站在自己身旁的另一个伴郎,小声问道:“下午不是这首啊,怎么变成《我愿意》了?”

那人耸了耸肩膀:“不知道,临时改了吧,刚才陪客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伍祺在这儿看谱子,嫂子不是王菲的歌迷吗?应该是嫂子的主意。”

自弹自唱。伍祺唱歌的时候,总像是有一种能让全场安静下来的天然魔力,偌大的宴会厅里,除了时不时还是不免有小孩跑动吵闹的声音外,一改方才的嘈杂热闹,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舞台这边。

林一旭一直都知道伍祺从小唱歌就好听,但还真是很久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听他唱歌了。

离开C市后,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他还会在网上收看他们的新节目,时间久了慢慢的也有了越来越多自己的事情要做,要过自己的生活,渐渐完全远离了那个小小的C市中,矮矮的三层楼房。后来原响少年团火了之后,林一旭也偶尔会在各大晚会上看到他们,但因为多半是过节的时候,周围环境嘈杂得很,根本没怎么留神听。

林一旭不是伍祺的粉丝,对于伍祺的唱功,他放不出什么彩虹屁来,但他也经受过不少专业的声乐训练,听得出来,这么多年,伍祺的唱功又精进了不少,他的声音很清亮,却又自带感情,音色优越,浑然天成,气息也十分平稳,几乎听不见换气的声音。唱歌这事儿和跳舞还不太一样,唱歌更加依赖天赋,而伍祺的声音,无疑是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类型,当初远望的星探也仅仅是因为伍祺在学校元旦晚会上集体表演中的一句solo而注意到了他,学校的设备有多“朴素”和小学的元旦晚会有多嘈杂吵闹是可想而知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伍祺也被挖了出来,不知该说是星探普遍撒网重点捕捞还是伍祺酒香不怕巷子深。

不得不说,一首临时换上来的歌,没有经过什么排练和准备,自弹自唱无垫音能唱成这样,人红是有原因的,是有实打实的业务能力的。

没有经过什么排练和准备?

林一旭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这句话,目光再次投向坐在白色钢琴,正唱着“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什么都愿意……”的那个人。

这首歌,好像是排练过,准备过的,而且还是他俩一起排练准备的。

那次伍祺选了一首歌词比较绕,难以记忆,旋律也难以把握的歌,那时候他们是在小剧场里演出,也没有提词器这种东西,到伍祺的节目时,上台重录了两三次都没唱好,总是忘词,又是有观众的现场录制,不能太耽误进度,导演便让先进行下一个节目。

林一旭下了舞台,去伍祺旁边的纸箱里给大家拿几瓶矿泉水,听见声乐老师车老师在和伍祺商量要不要换个节目,两三次都没唱好可能是练习得还不够,状态可能也不对,再上场还是大概率会卡壳,伍祺听着,不时点头,和车老师俩人拿着手机找歌。

林一旭顺手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加油,转身正要离开便听到伍祺说:“林一旭你能和我一起吗?唱《我愿意》。”

林一旭回身,掂了掂手里的矿泉水:“我没问题啊,不过那首歌不是说要排到圣诞见面会上吗?车老师觉得呢?”

《我愿意》本来是排给这次演出的,都排了几天了,后来车老师觉得这首歌更适合放到寒冷的圣诞夜上唱,在那种环境下唱这种温柔的情歌会让人感觉更温暖,效果更好,就给推到圣诞夜了,这一场表演也就没有俩人的合作舞台。

“也可以,其他的歌也没练过,圣诞夜不急,到时候咱们再找另外的歌,先把这场填上。”

于是俩人就这么赶鸭子上架了,因为是临时换的歌,和现在不一样,没有任何场景布置,伍祺话筒还坏了,俩人开头几句对唱只能换着话筒唱,后来工作人员才又递了个麦上来。俩人简简单单地背对着背表演完了那场表演的最后一个节目,也是他们俩合作的最后一个节目。

造化弄人,世事难料,他们共同的圣诞夜舞台最终没有实现,那场演出是他在远望的最后一场公开演出,林一旭还挺庆幸提前把《我愿意》给唱了的,没有浪费了一个已经排练好的节目。

林一旭记得那天在祺旭那个什么记录簿也看到了CP粉对那场舞台的怀念,说背对背递话筒是什么名场面,可见那场临时换歌的表演反响竟然还不错,这么多年了都还有人念念不忘,都能名场面了。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