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11、刚好

11、刚好(1/1)

目录

想到这里,林一旭有些为自己可能会被再次打上倒贴标签担忧,这满场在录视频和拍照的手机,毫无疑问,今晚他俩都在,并且伍祺还唱了首他俩一起唱过的最后一首歌这件事,是一定会散出去的了,经过记录簿的洗礼,他现在十分相信CP粉的联想发散能力,也从来就很相信顶流唯粉的战斗能力。

林一旭不禁低头安慰自己:没办法,谁让嫂子是王菲的歌迷呢?人家的婚礼,当然是随人家的喜好了,舍命陪君子,舍命陪君子,反正也就玩这么一次,我还是玩得起的,大不了就是再被伍祺的唯粉骂一下倒贴,再在什么心动连击记录簿上跟记功德似的记上一笔罢了,别次次都这么玩儿就行。

不然他早晚得被顶流玩死。

林一旭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再抬头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伍祺唱到“为你”时,往他这边挑了下眉毛,弯着嘴角笑了一下。

伍祺在他印象里一直都不是温柔的,一直都是弟弟的模样,弟弟可以是害羞腼腆的,可以是胡闹跳脱的,唯独不会是温柔的。而刚才伍祺望过来那一下,或许是因为月白色的追光灯刚刚好,象牙白的钢琴刚刚好,干净清澈的歌声刚刚好,林一旭忽然觉得心底某个地方软了一下。

一曲奏毕,林一旭回过神来,长呼了一口气,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脑电波和祺旭心动连击事件记录簿连接得刚刚好。

不得不感叹一句,不是桃花精转世怎么能迷住那么多小姑娘稳坐顶流呢?连男人都能迷。

嗯,再加一条,不光是他的原因,还有伍祺桃花精转世修炼得刚刚好。

台上的流程大致走完,新人便要开始挨桌挨个儿敬酒,林一旭他们几个伴郎按照惯例是要给新郎代酒的,新婚之夜,不能让新郎喝得太醉,还要麻烦新娘来照顾他,但因为前两桌都是关系较为亲近的亲人长辈,尊重起见,还是由新人自己意思意思,喝了。林一旭只用负责后面大学同学的桌,其他时候只偶尔离得近时顺手替双方斟酒。

第一轮敬酒没有出什么岔子,林一旭代完了大学同学的几桌便在同学给他留出的空位上坐下来。林一旭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除了早餐囫囵几个包子,就一直在忙在闹腾,刚刚连着下肚十几杯酒,白的红的混着来,胃不大舒服,一边抓紧时间吃几口,怕待会儿还有事要忙,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同桌认识的人聊天。

“我是真没想到,胖哥的小舅子居然是伍祺,我刚把他唱歌的视频拍下来发给我姐,我姐疯狂让我帮她要签名,说要不到别进家门。”同桌一个男同学一边夹菜一边无语地吐槽道。

“今天应该很好要,你看,这么多人,伍祺这架势是来者不拒啊。”另一个人往首桌的方向伸了伸脖子,那边人很多,估摸着都是去找伍祺要签名合影的,里里外外的围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新郎新娘在那儿桌呢。

“一起一起,待会儿等人少点我们再过去,我妹也挺喜欢他们团的,不过最喜欢的不是伍祺,是那个许泽,但是我觉得吧,许泽长得不够爷们儿,倒也不是娘炮,就是那种,五官就有点女相了,反正没伍祺对我胃口。”男人挑起男明星的刺来,一点也不亚于女人挑女明星的刺。

“对你胃口?不是吧陈哥?你弯的啊?”有人打趣他。

林一旭坐的这一桌虽说是大学同学,但胖哥比他年长一届,是社团认识的学长,又不同一个系,所以胖哥的同学里,他真正熟识的没几个,他熟识的都不见得知道他还和伍祺认识,更别提这些同学了,林一旭也乐得不参与讨论,偶尔和大家一起合群地笑两声。

正吃着,身后突然有人叫他,一回头,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手上拿着纸笔:“林一旭,请问,可以麻烦你帮我签个名吗?”

林一旭虽然十八线开外,但也算入圈多年,微博粉丝好歹也有三十来万,虽然不多,但平时走在外面倒也偶尔会有那么几个粉丝认出他来,加上他刚才在台上站了那么久,有人认出他来也不奇怪,林一旭点点头答应着,接过纸笔,忽然发现这个便签本的背景图有些眼熟。

好像,和下午买东西送的伍祺周边的卡通形象一毛一样。

然而笔势已经下去了,林一旭只笔尖顿了顿,便面色平静地签好自己的名字,把纸笔递还给了那个粉丝:三种可能,一,是个伍祺老粉,所以恰好认识他,也不讨厌他,来找他签纯属本着多一个不多的想法;二,两个都喜欢;三,CP粉。

而从那个姑娘接到签名时的表情来看,林一旭觉得基本可以排除前两种可能性了,毕竟那姑娘几乎是在用面部表情全力地书写着三个字:有糖了!

果然,那姑娘道了谢后便向首桌的方向走过去,果然,去找伍祺签名了。林一旭脑阔疼,他实在不想再和伍祺有什么CP方向的牵扯了,私底下的联系他并不排斥,始终是老朋友,但这种有可能会被曝光,并且一曝光又会引来CP粉的狂欢的东西,他觉得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他怕的倒不是CP粉的狂欢,横竖他不是伍祺那种前途光明,人气顶尖,要担心被被人吸血的顶流,CP这种东西,反倒是对自己有利的多,他怕的不过是被伍祺唯粉手撕和长此以往甩不开倒贴这个标签罢了。再者说,去蹭昔日弟弟的热度,林一旭面上多少会有些挂不住。

林一旭转头继续吃饭,他已经想好了,这签名要是被姑娘传到网上去,他就装作不知道那个卡通形象是谁就好,反正他伍祺的卡通形象又不是喜洋洋灰太狼,全国人民都得认识。

林一旭此刻只想配上一张粉丝给他做的表情包:旭旭不知道,不关旭旭的事。

这一桌子人里,大多原本不知道林一旭大小也算个艺人,一时间脸上都有些对比出来的唏嘘和感慨,可不是?同一个行业,林一旭比伍祺还要大两岁,那边要签名的人数和这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直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程度。

那神情,就差没直接说:“看看,同行不同命啊,要不说不要做什么不切实际的明星梦呢?这条路还真不是谁都能走出来的,那边还比他小呢,人那儿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的,他这儿,认出来的都没几个,我都替他尴尬。”

林一旭没看那些目光,低头吃自己的。这些其实都还算轻的,碍于同学情面,不会直接说出来,只是一脸悲悯感叹的模样,平时活动方的工作人员里那些知道他曾经在原响少年团的公司远望呆过的可不会顾忌这么多,以前又觉得他是个小孩儿,说说他也不会怎么样,类似于“看他,不跳槽稳出,眼高手低,现在不上不下地卡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要我我得悔死”,“我估计他也就这样了吧,都这么多年了也没混出个什么名堂来,你看人许泽伍祺……”的话没少传入过他的耳朵里。

听习惯了,却不是免疫了,他不怕嘲笑,但很难面对怜悯。无奈眼睛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看怎么看,林一旭只能庆幸着嘴长在自己身上,不动神色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以求早一点离开这个令人不那么自在舒服的饭桌。

差不多填饱了肚子,林一旭在宴会厅里搜索了一下新郎新娘,还在最后几桌敬酒,他走过去,准备替换那个陪着敬酒了有一会儿的伴郎下来,让他先去吃点东西,一轮是走完了,但待会儿难免还会有主动找过来和新人喝两杯的人。

虽然有伴郎挡酒代喝,但一圈下来酒量不好的胖哥不免还是有些醉了,林一旭搀扶着他,回到首桌坐下。

伍祺应该是觉得长辈们都在首桌,不好让他们被来要签名的人围得水泄不通的,聊天吃饭都不自在,所以换到了旁边一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的桌上给大家签名合影。

首桌都是长辈,没什么人再劝酒,聊了一会儿,大约九点出头,老一辈的也起身告辞,准备回去休息了,伍祺那边正好也签得差不多了,走过来扶了爷爷,跟伍笑和胖哥打了声招呼:“那我也先送爷爷回去了。”

“你送什么送?不用你送,你和,”说话的是伍祺的妈妈,丁琼,丁琼一边接过伍祺爷爷的手,一边悄悄跟伍祺往林一旭那边使了个颜色,“旭旭,好久没见了,好不容易见到了,都没顾上说几句话,你们好好叙叙旧,小时候玩得可好了,就这么淡了多可惜啊,我今天没喝酒,我送爷爷和外婆回去。”

伍祺都没反应过来,没想到自己亲妈会先把自己往外推,目光瞥过林一旭,那意思是:你给我妈说什么了?下什么蛊了这是?

从那次谈心以后,自家亲妈对林一旭的态度,是知道归知道,不支持也不发表意见,如今那眼神,跟自己是大龄剩男,要推出去相亲,相不到对象别回来似的。

目录
新书推荐: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