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13、拦路虎

13、拦路虎(1/1)

目录

林一旭倒不知道伍祺平时是怎么签名的,原来他们一起在远望做练习生的时候,好像只签过一次会员礼的名,大家都还是小学生字体,没有专门设计好的签名。

那可能是姐姐结婚,弟弟被婚礼上喜庆的氛围感染了,一高兴就顺手画了个桃心,祝粉丝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吧。

至于纸薄不薄,看不看得到背面的签名,林一旭觉得看倒是看得到字迹的,但包括自己在内,他们艺人的签名都跟鬼画符似的,谁看得清楚是签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又是谁的签名啊?

林一旭又随意看了几条评论,都是类似的,便返回了微博首页,一目十行地往下拉,看到了自己的一个粉丝转发了林一旭反黑站的微博:卡。

林一旭的小号关注了不少粉丝,这个反黑站的微博,林一旭以前也看到过,粉丝只有一千来个人,因为去“卡”的粉丝不多,量不够大,几乎每次都“卡”不掉那些黑他的微博,但依然有那么几十个粉丝执着地每次都点进去举报,林一旭每次看到,感动之余,又有些心酸,所以基本只要他看到,都会顺着链接进去举报一下。

虽然举报掉是不可能举报掉的,但粉丝都这么帮你了,总不可能你自己反而袖手旁观。

点进举报链接,会出现被举报的微博的前十几个字,林一旭本来没打算去看内容是什么,直接举报,但奈何都在同一页,林一旭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几个字引入眼帘:前同事今天倒贴了吗?倒贴了,死妈了吗?死妈了。

看到前面几个字时林一旭还没什么感觉,往后读到问候他妈的内容,手指顿了一下,先点了举报,又去搜这人的微博:他今天又怎么倒贴了?又怎么倒贴到需要问候他妈的程度了?难道韩盾发了“林一旭伍祺惊喜现身婚礼现场”这种通稿了?还是逛街被拍了?伍祺不是说已经请经纪人处理了来着吗?

林一旭记下了那人的ID,跳转到搜索页面搜索出来,点进去一看,是个小号,只有这一条微博,配的图片是刚才在记录簿的评论里看到过的那张签名拼图,并且这个博主又针对这张图片润色了一番,在他的名字上打了个大红叉。

微博有十来条转发,却只有两条对他可见:

乌鸡鲅鱼,万年回锅肉又要去参加选秀回炉重造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锅放过前同事呢?废物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只能和烂柠檬那群废物一起缠缠绵绵到天涯啊?

第二条转发是转发这条转发的:放过是不可能放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过的,放过了nl顶流,废物那点仅存的关注度还会有吗?

饶是林一旭脾气好,也忍不住骂一句有病吧?既然看到了这张图,不可能不知道刚才评论里那个CP粉不是说了是他先签伍祺后签的吗?这本子如果是伍祺先签,打死谁他也不可能签背面,还要不要命了?照你这么说nl顶流还倒贴我了呢,最重要的是,关家里人什么事儿啊?你乌鸡鲅鱼,我还乌鸡鲅鱼呢。

林一旭乌鸡鲅鱼地退出来,平复了一下心情,算了,也不是第一次被骂了。

走这条路,收获和挨骂几乎是要成正比的。没错的时候,讨厌你的人还是会挑出各种刺来骂你,有错就更完蛋,所以还在远望的时候就有工作人员跟他们说,谨言慎行的同时,把挨骂当成一种习惯,受不了就别去搜,搜了就要自己消化,这是职业素养,你们吃的就是观众缘这碗饭,有人和你有缘,把你捧着护着,自然也有人和你没缘,看不惯你。有人骂你,证明你要火了,证明你还有点存在感。

因为前一天晚上睡得比较晚,第二天早上,林一旭的生物钟再次失灵,一觉睡到十点过才醒来,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林一旭拔下充电器,把手机拿过来:十点四十七分。

林一旭估摸着起床洗漱完,再坐一会儿就该吃午饭了,于是本着待会儿多坐会儿不如现在多躺会儿,能躺不坐的想法,林一旭决定待会儿再起床。

靠在床头把前天没看完的一个电影看完,退出来,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多分钟,洗漱五分钟就可以搞定,林一旭决定再躺会儿,随手打开了微博,上拉刷新,第一个刷出来的居然又是那个什么记录簿,依然又是那个叫“草莓蛋糕1225”的博主给它买了粉丝热门,

草莓蛋糕1225可真是有钱,有钱又有闲。

记录簿这次发的是一张伍祺凌晨一点过发的微博的截图,伍祺发了几张明显看得出两面都有字的纸张,旁边有一本《灵飞经》的字帖,看上去是在练字:C市环保宣传员提醒您,坚持双面用纸,减少纸张消耗,充分提高纸张利用率。

林一旭一边不禁感叹,伍祺这头衔可真多啊,又是什么交通安全大使,又是环保宣传员的,一边看记录簿的配文:昨晚看到有好几个dw拿着签名黑旭旭,群里都在说要不要删掉,不想惹事生非,给祺旭带来麻烦,没想到W/Q凌晨上下线好几次后大晚上发了这么一条微博,是看到旭旭被骂了舍不得了出来澄清是他后签的吧?我爆哭,祺旭甜过初恋没错了。

林一旭盯着那条微博看了半天,感觉自己都快要相信伍祺时因为看到自己被骂了才发的这条微博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林一旭赶紧甩了甩自己的脑子:不要CP脑,有一方可是你自己啊!

林一旭放下手机,决定去洗漱换换脑子,刚打开房门,饭菜的飘香便扑面而来,林一旭洗漱完走到厨房,想问问母亲有什么能帮忙的。

“去去去,别在厨房添乱,”姜玲玲嫌儿子碍手碍脚,把儿子赶了出去,“去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衣服要洗的,今天天气不错,诶对,你放门边那个袋子里面是不是新买的衣服啊?是的话拿出来丢洗衣机里一起洗了,我的已经放进去了。”

林一旭这才想起来昨天买的两套衣服和拖鞋还没拿出来,走过去拿出鞋盒来,一打开便看到叠放在上面的一张纸,看上去不像是□□,林一旭拿起来打开:

不要被无关的事情打扰,最重要的是你的感受。对了,这是我儿子,他叫钟点,他跟我说,希望可以陪你一直到比赛的终点,所以还是送给你,比赛加油,旗开得胜。

——钟点的老父亲。

林一旭拿过塞在拖鞋旁的小塑料袋,果不其然,里面装着下午店员送给他的“钟点”的毛绒挂件和玩偶。林一旭看了看玩偶,又看了看纸条,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好的,谢谢了,钟点的老父亲。

“哟,你买的?什么眼光?这玩偶太丑了。”姜玲玲端了鱼香肉丝出来放在饭桌上,瞥到林一旭手上拿的蓝色玩偶,吐槽了一句。

“送的,”林一旭站起来,把玩偶拿回房间,补充了一句,“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和他的“老父亲”一样可爱。

/

首都一栋写字楼里。

远望的老板贺成矛一推开办公室门,便看到伍祺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搭在凳子上,坐得颇为舒适。

贺成矛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衣架上,调侃他:“你不是在休假吗?不是没转运吗?怎么出门了?”

伍祺晃了晃腿,看他:“我转运是转运了,但现在有人不让我出门工作啊。”

“谁啊?”贺成矛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来,随手拿起一叠文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饰道,“沈竹?他不应该巴不得你出门给他赚钱吗?”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伍祺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说道,“那除了沈哥,还有谁能不让我出门工作呢?”

“那肯定是你得罪合作方了吧?”贺成矛又喝了一口茶,不敢看伍祺。

“不是吧?合作方前脚给沈哥递了邀请,后脚我就给沈哥回信OK,结果突然被卡了,”伍祺转了转椅子,“这节目,为什么许泽能接,我就不能接呢?”

眼见着伍祺就差没指名道姓地说是自己卡下来的了,瞒也瞒不住了,贺成矛索性直说:“不是,咱们得有点身为顶级流量的排面嘛,它INK办一个选秀节目凭什么一要就要走咱们团两个人是吧?这说出去我多没面子,他们多有面子?”

INK是国内一个知名视频网站,可以说是为捧红原响少年团出了很大一份力,又是门户视频网站,所以它和远望的合作从来没断过,关系十分不错,原响自出道以来所有团综、演唱会直播等,乃至下一批练习生的视频都全权授予INK播放。

这个网站也是《明日偶像》的主办方,原本导师已经完全定下来了,没曾想其中一个导师却临时跑了路,留下节目组火急火燎地四处找人。娱乐圈那么多人,找导师当然是不难的,难的是找一个有话题度,又擅长唱歌的,所以总导演肖荣虽然没抱多大希望,却还是给伍祺递来了邀约。

出于不可言说的私人原因,伍祺当然是二话不说就接下了这个通告,半路上却出现了贺成矛这个拦路虎。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