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17、假正经

17、假正经(1/1)

目录

简短的自我介绍过后,五人便入座了选手席前方的导师座位,示意可以开始练习生的展示环节。

练习生的展示环节以公司为单位,照旧按选座时的顺序进行,只有巨幕前的那一方舞台。所有人都知道,一个舞台好不好看,除了表演者自身的演出水平以外,还取决于灯光,舞美,以及镜头,而如今他们需要褪去所有的外饰,只能在没有任何舞台布置,没有华丽的灯光的简简单单的舞台上完成自己在节目里的第一个表演,又没有实地彩排,这些对舞台经验并不丰富的参赛选手们而言无疑都是考验。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第一组练习生表现得并不是很好,ABCDE五个等级,三个人里最好的一个都只拿了C,剩下的两个都是E,垂头丧气地下了舞台。

/

林一旭又看完了一组练习生的表演,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抬头看演播厅内的电子钟,已经是夜里快十一点了,没有多少组了,今天最迟一点应该可以收工。

身旁的陈然和宋明昌已经睡得东倒西歪了,林一旭却一直没有睡,反而打着十二分的精神看着每一组练习生的表演,默默记下几个导师说到点子上,自己认为比较有用的点评,梳理打分标准。

这几个导师,除开吴止境和陈维维年纪稍大,一个三十多了,一个二十八、九,其他三个都和他们这群选手差不多大,不少选手因此有些不以为然,觉得不够格,就像年轻老师经常压不住学生一样,导师点评,给出等级时,选手席中甚至偶尔会发出不屑的议论声,虽然不敢太大声引来摄像机的关注,但同在选手席,前后左右的,总有听得见的时候。

比如林一旭后排的两个人就时不时说着诸如“原响少年团本来就是一群脑残粉捧出来的团,自己业务水平也就那样,还有脸当导师?装什么装,伍祺当初自己出道都玄”这样的话。有时候两人没控制好音量,这样的话也会传入林一旭耳中。

林一旭听着有几分想笑,要么怎么说同性对同性的恶意更大呢?同样是导师,明明王水涵才是经常说不到点子上的那一个,这两人却对男导师的恶意就更大。

何况且不论原响少年团的这两位业务能力究竟如何,单说能得到这么多粉丝的喜爱,身上就一定有可取之处,舞台经验更是丰富。虽然要说业务能力,他们作为偶像,肯定是不如专业资深的声乐舞蹈老师的,但这毕竟是一档选拔偶像,而不是选拔专业声乐舞蹈人才的节目,单就这一方面来说,听他们的点评收获的东西,可能反而比听专业老师的课收获得更多。

虽然对于这次选秀他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已经差不多决定了这次约满到期就不再续练习生约了,但有句老话“来都来了”,还是得好好表现,做到最后,干一行爱一行。

除了身后时不时传来的不屑声,林一旭也注意到坐在他左手边一个叫吴楚越的参赛选手,他坐得十分端正,看得也颇为认真,几个小时过去了,水都没见他喝一口,也没有和谁说过话。

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低声通知他和同公司的其他练习生去候场准备,吴楚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摆,看上去十分紧张,林一旭拿起地上那瓶吴楚越未开封的矿泉水,递给他:“喝点水吧,不然待会儿唱歌嗓子不舒服,看你一直没喝,不要太紧张,加油。”

男孩似乎很意外这个来自陌生人的好意,接过水匆忙道了声谢谢便转身跟着其他人走了。

吴楚越的紧张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们的表演完成度并不是高,群舞舞蹈动作不齐,唱歌更是破音的破音,忘词的忘词,最后一行五人,表现最好的一个拿了C,而吴楚越只拿到了E。

吴楚越回到座位上时脸有些红,似乎是很不好意思只拿到了这个等级,但当到了下一组时,他又打起了精神,像之前一样认认真真地观看下一个节目。

快十二点时,终于通知到了林一旭他们几个上场了,林一旭站起来准别往外走,吴楚越看着他,好像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他说“加油”,最终还是几不可闻地说了一句。

林一旭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走了:“谢啦。”

四个人中,林一旭在蓝柠檬的资历最老,因此天然担当了队长一职,按照之前定好的,站在了最中间,率先拿起话筒自我介绍:“各位导师好,我是来自蓝柠檬的练习生林一旭。”

林一旭上场的瞬间,因为直播时间过长,看的表演太多而已经陷入机械化工作状态的许泽几乎如同看到最喜欢的球星上场了一样,瞬间满血复活,感觉都不需要咖啡续命了,一边十分想转头看看伍祺的表情,一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八卦之魂,强迫自己注意职业素养地去认真听其他人的自我介绍。

陈然看着面前眼睛有些斜视的许泽,觉得等回家了,有必要告诉喜欢许泽的妹妹这个悲惨的事实,天哪,好好的帅哥,这么当红的明星,怎么就斜视了呢?

许泽一边装作理了理头发,顺带转头看了眼伍祺,一边十分职业化地说道:“嗯,那就开始吧。”

相比起“好好的帅哥,怎么就斜视了”的许泽,伍祺很是淡定,靠在椅背上,手指灵活地转着笔,不时在纸上写些什么。

假正经。许泽在心中腹诽。

林一旭他们带来的表演是一个中国风曲目,舞蹈设计得也极贴合歌曲主题,因为之前几个节目都是偏韩风的歌舞,这个节目像是深夜的一道佳肴,瞬间提起了不少人的精神,不止是导师眼前一亮,选手席上不少已经有些疲惫,昏昏欲睡了的选手也都看了过来。

看得出来,蓝柠檬的几个练习生且不论功底如何,至少这节目是认真排过的,虽然舞蹈动作有力度不足之处,不到位,但整体上整齐划一,没有人忘记走位,唱歌方面,虽然有时候气息不稳,但也没有错词跑调破音的现象,林一旭和陈然的戏腔对唱更是亮眼,陈然嗓音条件不错,林一旭则功底扎实。

国内练习生制度并不是很完善,许多公司完全是知道INK要办这个节目,现凑出的练习生来,本身不拿这个当主业。即便是认真培训练习生的公司,也基本都是在原响少年团火了之后才起步,距今不过两三年,发展时间短暂,培训体制不健全,而且虽然有筛选,但综艺就是要有看点,本身也是个偶像成长类节目,有水平好的,也自然有水平不好,跟来搞笑一样的,还有一些则是关系户,塞进来刷个脸而已。

综艺节目,看点为王,更何况,水平好,也要对比才能出高下,因此选手们准备的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原本许泽把A的标准定得比较高,结果迫于拿到A的实在有些少,后来导演直接提醒他适当放水了。

蓝柠檬已经算是除了远望之外,起步较早,在国内爱豆圈的关注度相较于其他公司还算可以的了,好歹也是专业做这个的,培训水平自然还可以,四个人都拿得出手,其中林一旭更是练习多年。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林一旭收扇收得干净利落,一手捏扇,双手抱拳,站得稳稳当当。

舞台和导师席的距离不远,他正好站在了伍祺前面,他没有看伍祺,却还是能感觉到伍祺在看他,并且一直在看他。

求求了,看别人吧,我不想和你炒CP。

鞠完躬后,陈维维一边鼓掌一边率先开口:“我第一眼看你们就觉得有点眼熟,你们表演的时候我好像想起来,去年你们办什么活动我有给你们上过几节课吧?你们三个我都挺眼熟的,就是好像这位不太眼熟,是那次没在吗?”陈维维指了指言硕。

“是的,去年我们有个见面会前请了陈老师来指导,言硕是今年年初才加入公司的,所以老师没见过。”林一旭不卑不亢地答道。

陈维维了然地点点头,又问言硕:“那以前应该学过舞蹈吧?学了多久?”

言硕扶了扶麦克风:“十六岁开始学的,学了四年了。”

陈维维点头,在纸上记下了两笔。

许泽虽然比陈维维更加熟识林一旭,却与陈维维立场不同,如果林一旭当初是远望的二期生、三期生还好说,现在提起还能当做是对后辈的鼓励和提携,但偏偏他们曾经是同期生,而现在一个是导师,一个是选手,许泽怕提了一则可能会被人说是在炫耀嘲讽老朋友,二来在镜头前直播中提起,林一旭面上可能也挂不住,因此并没有对这一组有过多的寒暄,直接道:“还有什么个人表演吗?”

按照节目规则,有经纪公司的练习生除开公司的团体表演外,有一两分钟的个人展示时间,可要可不要,自己选择,如果要SOLO,导师会结合SOLO和团体表演给出评级。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