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9、第九章

9、第九章(1/3)

目录

骆敬之跟高薇并肩走在马路上,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其实你不应该这么早出来的,”骆敬之道,“今天为了欢迎你回来才组织的聚会,你一走,大家该觉得扫兴了。”

高薇不在意地笑笑:“我今天有点累了,年纪不饶人,又喝了两杯酒,只想回家睡觉,明天还上班呢。下回我补请大家,还有机会聚的。”

骆敬之不吭声了,其实他知道今天扫了大家兴致的人大约是他。

“原来刚才那个就是殷教授的女儿,好像叫长安吧?以前只听其名,不见其人,脑海里总觉得是个小孩子,没想到这么漂亮。”

高薇提起来,骆敬之无法逃避,只说:“她已经不是孩子了。”

“听说她不是生来就这样的。”

“嗯,六岁的时候发高烧,她爸妈那时候工作太忙,耽误了病情,病好了就这样了。”

“怪可怜的,难怪教授那么宝贝她。”

简简单单一句话里,仿佛还包含有其他意思。骆敬之停住脚步,抬头看向她说:“你还怪我?”

“我要说是,你打算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重新选择,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提出补偿她,又像是另一种羞辱。

“那就继续怪下去,就算恨我也没关系。没有必要的话,以后我们也可以不见面。”

他不像开玩笑的意思,高薇却笑了:“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不,他变了,她也是,他们都知道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到从前。

继续走下去,路也没有尽头。高薇说:“你不赶回去真的没关系吗?我看长安好像很依赖你。”

“她回她爸妈那里,有人陪她,不要紧。倒是你……”他停顿一下,“好像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

“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就是工作上的事。”

高薇额前的碎发落下来,眉眼看不太真切。但越是这样,骆敬之越是要刨根问底。

医学攸关人命,工作上让人烦恼的事才往往不是小事。

高薇抬起头:“我们科室做试管婴儿,门庭若市,你也知道。前两天有两对夫妻找到门诊来,说是当初胚胎弄错了,一家成功分娩,孩子都很大了,但跟夫妇俩其实没有血缘关系;另一家还没成功的就想着把孩子抱过来。这事儿医院百分百有责任,但是发生的时候我人还在美国,没到这儿来,前任经手的医生退休了,家属就把事情摊到我头上了。主任为了不让事情影响扩大,让我暂时休假。”

她说着,自嘲地笑了一下:“你瞧,我在美国留学学的就是这个,本来以为回来找了个对口的科室可以安心工作了,谁能想到刚到岗就遇到这样的事儿,也算流年不利吧。”

骆敬之蹙眉:“医务处怎么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