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17、第十七章

17、第十七章(1/2)

目录

几年没来,过去约会时见面的那家清吧居然还在,招牌虽然换了新的,但内里的格局还是他们熟悉的样子,显得有一点点陈旧。

清吧人不多,两人找到位子坐下来,高薇回头看了看身后,笑道:“这里以前还有我们的照片和便利贴,现在都没了。”

要说没变化也不对,其实还是有的,曾经热闹又粗糙的照片墙已经换成了复古优雅的砖墙,挂上了抽象装饰画,就像年轻的孩子迟早有一天穿上大人的衣服,气质终归跟以前不大一样。

骆敬之只点了酒,高薇加了两份小食,劝他道:“总要吃点东西,你这样饮食不规律,肠胃要出问题的,亏你自己还是医生。”

她语调里小小的娇嗔也是骆敬之最熟悉的。他看她一眼:“胃不好的人是你,这几年有没有好一点?”

“原来你还记得啊?”她露出安慰的笑,“所以我才不干传统的外科了,专攻生殖遗传这一块,不用动不动站大半天手术,这几年身体倒是挺好的。”

酒端上来,她跟他碰杯:“这回的纠纷能够这么快平息,多亏你帮忙。谢谢的话说多了显得生分,我就先干为敬吧。”

她酒量不好,很容易喝醉,现在却也摆出海量的姿态,或许是真的高兴。骆敬之的神思随着水晶杯里的红色葡萄酒轻轻晃动,先前那些烦闷和怅惘也悄悄淡了。

他这时意识到手机没带在身上,拧着眉上上下下翻找。

高薇问:“怎么了,手机不见了?”

“嗯,应该是丢在车上了。”

“急着用吗?你今天值二线班?”

骆敬之摇头,但即使不值班,他也得随时保持手机畅通,怕长安有事要找他。

“那你去拿吧,我在这儿等你。”

骆敬之说不用,料想今天长安也不会打给他。昨晚闹成那样,即使是他自己,现在面对她也不知该说什么。

高薇笑了笑:“你是不是跟长安吵架了?不会是因为我昨天多嘴提到她来医院做检查的事吧?”

“跟你没关系,是我跟她之间的问题。”

“我明白,现在很多夫妻都这样。其实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骆敬之古怪地抬眼瞧她:“你也觉得是我不能生小孩?”

“那你的顾虑是什么?难道是因为你太太的病?”

他默认了,又隔了半晌才说:“就算她的病不会遗传,她也照顾不了孩子。我太累了,孩子夹在我们中间,从小就不会快乐。”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考虑离婚?”

骆敬之心头因这句话而猛烈震动。其实怎么会没考虑过,更卑鄙的方式他都考虑过的,只是这话从高薇嘴里说出来,意义又完全不同。

见他不说话,高薇又笑笑:“是了,我怎么忘了,她爸爸是你的恩师,这么做太没义气了。听说他现在身体不太好,严重吗?”

“肝癌,已经没有办法手术,只能维持。”

“怎么会……我回国后在电视上看到他的采访,还很精神。”

“病来如山倒,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那长安一定很难过,她爸妈好像很疼她的。”

“她暂时还不知道。”

高薇端起酒杯:“有时候我真羡慕她,你们把她保护得太好了。”

从酒吧出来,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两人到旁边停车场去取车,骆敬之看到手机上有七八个未接来电,都是长安的手机打来的,眉心高拢,又顾及高薇在旁边,没有立马回拨过去,对她说:“先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高薇摇头:“我住的近,前面转个弯就到了,我走回去就行。是不是你家里人找你了?你快回去吧,喝了酒别开车,等不及代驾过来就先打个车走吧,车就停这儿。信得过我的话,我明天上班的时候把车给你开到医院去。”

这样最好,他把车钥匙给她:“那就麻烦你了,真是对不住,本来应该送你回去的。”

只是他心里有点焦虑,总觉得长安是有什么事,他必须得赶回去。

“跟我还客气什么。”高薇醉了,笑嘻嘻地从他手里抽走了钥匙,又快步冲到马路中间去帮他拦出租车。

“薇薇,小心!”

刺耳的喇叭声在耳边炸开,夜间疾驶的车辆从高薇身前呼啸而过,几乎将她肩上的披肩都随风卷走。幸好骆敬之冲出来拉住她,再慢一步,她整个人说不定都要被卷到车轮子底下去了。

惊魂未定的两个人站在路边,虽然姿势尴尬,却切切实实相拥在一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