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24、第二十四章

24、第二十四章(1/2)

目录

她睡在左时睡过的床铺上,枕着他的枕头,被陌生的气息包裹着。那样的气味有点像烟草,有点像金属,又或者只是某种中性的香氛,她不知道,可是一点也不讨厌,反而很有安全感,甚至比在自家的床上睡得更安稳。

左时在旁边守了一会儿,确认她真的睡着了,才走到楼下,推门出去打电话。

他另一只手往衣服口袋里放,想要摸一支烟出来,却碰到那只纸鹤,就随手拿出来把玩。

电话通了,江涵博在那头愤愤不平:“你可算想起哥儿几个来了,再晚一点打来,我们饿都快饿死了!跟小白痴的约会结束了?”

“不要叫她小白痴。”他停顿一下,“吃人嘴软,你们刚刚才吃过人家带来的东西。”

“哎呀哎呀,心疼了。说都不让说,还没见过你这么维护过谁。我就说你对她动了真情,他们还不信,你自己也不肯承认,现在呢?你怎么解释?”

左时不喜欢向人解释什么,只说:“你们要是饿了,就煮面吃,柜子里有,再不行,下楼到便利店买一点也能填饱。”

“谁跟你说这个,要吃要喝还不容易吗?”江涵博正经起来,“我关心的是你什么时候能回去。你一走几个月,说好这边的事儿一了就走,可怎么眼看着遥遥无期了?你不在,好多大生意我都不敢接,你知不知道我们损失多少钱?”

“以后有的是机会,钱是赚不完的。我的事没这么快完,还要一点时间。”

“要多少时间?你要下不了决心,我可以帮你。”

左时捏着纸鹤的手猛的一紧:“你别自作主张!”

“看吧,还是心疼那小……小姑娘。以你的风格,快刀斩乱麻,这事儿当时在巴黎就可以了结了,非拖到现在。你什么时候心肠这么软了,他们可是你的仇人。”

“总之你们别乱来,我心里有数。”

江涵博哼笑一声:“我不管,我得在这儿盯着你。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国外当赚钱机器,自己躺在温柔乡里享福啊!你什么时候愿意跟大家一起回法国了,这事儿才算结束。”

左时挂断电话,夜风凛冽起来,树影在眼前摇晃,他仰起头看了看二楼没熄灭的灯光,长安无知无觉地睡着,他不去叫,她大概一整夜这样睡过去都不会醒。

这算什么仇人呢?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手里的纸鹤被揉成了纸团,随手扔进旁边的花丛里。左时又独自在街角徘徊了好久才上楼去,轻拍长安把她叫醒:“起来吧,来看看我准备的惊喜。”

骆敬之值完班从科室下到负二层的停车库,一眼就看到高薇的车停在那里,车身已经落了薄薄一层灰。

她开他的车出了事故之后,伤了腿骨,出行不便,他就借用了她的车接送她上下班。他的车修好取回后,就把她的车还给她了。那时已经临近春节,她似乎请了两天假,让他把车停在医院的车库里,之后就没再挪动过。

他多少有点担心,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起码两三个月都行动不方便,开车是不要想了,独自一个人出门也很困难。可是打电话她不接,后来干脆关机了。今天看到她的车子停在这里,他忍不住再次打电话给她,还是打不通。

不得已,他只好打给齐妍,问她:“你知不知道高薇这几天去了哪里?”

齐妍冷淡地笑了笑:“我以为你要问的是长安呢。高薇一个有手有脚的健全人,要去哪里都能自己安排好吧,你担心什么?”

“齐妍……”

“你们不是关系很要好吗,怎么反而来问我这个不相干的人?”

骆敬之耐着性子说:“她腿受了伤,车又一直停在医院,我怕她一个人住出了意外也没人知道。”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听说她过年前就飞了美国。”

骆敬之一愣。美国?

“她父母都是英语老师,之前她留学的时候他们就每年都去美国陪她过春节,应该是很喜欢那边才对。”齐妍有点懊恼自己这职业习惯,怎么还开导起他来了,话锋一转说,“总之她不是孤家寡人,你还是多关心下身边真正需要你关心的人吧。”

骆敬之明白她指的是长安,可她大概不知道,长安如今已经到了对他退避三舍的地步。

他苦笑,开车从医院出来,想到长安的眼神就不想回去,然而又不知可以去哪里,在街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到了高薇的公寓楼下。

他知道她住几楼几号,接送她的时候,因为她腿脚不方便,即使有电梯他也送她到门口,但从来没踏进过她的公寓半步。

从楼下看窗户,确实没有亮灯,他不放心又上去摁了门铃,没有人来应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