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26、第二十六章

26、第二十六章(1/4)

目录

咖啡馆重新开始营业的时候,二楼果然依照计划做好了重新布局调整,可以投入使用了。

米娅忍不住惊叹:“哇,左时,这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嗯,时间有限,只能做到这样,打扫卫生还得请你们帮忙。”他淡淡地回答。

“没问题没问题,我们来就好。这才几天啊,你能弄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简直难以想象啊!”

米娅一边赞叹一边勤力地擦拭着刚送来不久的崭新桌椅,很少见她这么不遗余力地投入工作。长安拿了抹布帮她一起做,左时看见了,什么都没说,转身就下了楼。

阿元提议放鞭炮,南城本来就有年后开张要放炮讨吉利的习俗,现在店面新开了一层,就好比扩大规模开了新店,更应该好好庆祝,广而告之。

大家都没意见,阿元要去买鞭炮,左时却从店里拿了一大袋出来给他:“用这些吧,放在店里也不安全。”

长安看到那晚他们一起放过的烟花,还有很多,应该是他知道她喜欢,特意准备要跟她一起放的,可是后面几天她却失约了。

她心里的失望和愧疚一起涌上来,悄悄去瞄左时,可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就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鞭炮和烟花噼里啪啦地放完,众人才回到店里忙碌起来。左时仍然在大堂穿梭,时不时也到二楼去看看,为客人点单上菜。长安在料理间里忙碌,几乎没有时间走出来,也就没有机会跟他说话。

规模扩张了,经营压力也更大,咖啡馆的营业时间不得不往后延长,从以前的七点延长到九点。但这样就至少还要有两个店员来换班,年后招工难,在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晚上延长的这两个小时里只供应咖啡软饮和现成的糕点,由长安和阿元撑着,也勉强应付得来。

不过头一天算试营业,新聘的西餐主厨还在琢磨新菜单,最后延长的这两个小时里长安就邀请了亲朋好友来试菜,也当作年后的开工饭,鼓舞一下士气。

这些都是左时的主意,可是真到了这一天,他却表现得很漠然。就连她问他,那天在他公寓碰见的那些朋友能不能来的时候,他也只是事不关己般说一句他们已经不在国内给搪塞过去。

长安很难过,搞不懂为什么两个人前些天还无话不谈,突然之间就成了这样。

她趁左时把客人用过的空杯盘收拾到水槽的空档,小声问他:“左大哥,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他都没抬:“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你好像在生我的气。”

“没有,你别胡思乱想。”

“可是……”

“你揣测别人的情绪成了习惯。”他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她一眼,“但我不是骆敬之,你用不着这样。”

“对,你不是敬之,可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吗?他这几天生病了,我要照顾他,所以没能再给你送吃的来,你是因为这个生我的气吗?”

左时知道说多了她也不懂:“那他的病好了吗?对你是不是也像以前一样了?”

长安想了想,好像的确是的。以前……以前虽然也没有特别刻骨铭心的甜蜜记忆,但骆敬之一直陪着她,尽可能地回家来吃饭,她想要什么他都尽力满足,包括这个小小的咖啡馆。这几天他生病,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倒真像是回到曾经最平常也最平静的时候了。

可是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左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