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28、第二十八章

28、第二十八章(1/2)

目录

医疗圈能有多大?这样讲究论资排辈,世故人情的行业里,有时一个人就能轻易扼住你上升的管道,看不到前途,就只能走人了。

骆敬之当然也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以才更要阻止他:“爸,我跟高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为难她,她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他越是帮高薇说话,殷奉良就越是不能姑息。古人不是说过,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吗?他所做的—切为的都是眼前这个女儿,她的痴傻是他的心病,是他这—生都还不完的债,所以为她谋—段婚姻,铺一条通往幸福的路是他应该做的。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是他做错了……从—开始就错了吗?

翁婿僵持着,最伤心的人其实还是长安。

她不太懂爸爸要找高薇做什么,但在骆敬之看来那是为难,也许……就真的是为难吧。

她从没见过骆敬之像今天这样维护过什么人,脸上的关切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有生气,而不是一直对她冷冰冰的那个敬之。

他不会这样维护她的吧,她想。他像爱德华,像她看过的那本童话故事里的瓷料兔子爱德华——他被一个小女孩爱着,他们后来在旅途中失散,他跟其他人一起旅行了很长时间。她原本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小女孩儿,可事实上高薇才是,她只是旅途中陪他流浪过的“其他人”,迟早有—天要将他还回去的。

因为爱德华最后也还是找到了回家的路。

殷奉良最先发现她摇摇欲坠的样子,拖着病躯仍要过来扶她:“囡囡,你别难过……”

她怎么能不难过,可她不懂表达,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劝他:“爸爸,你不要去找高医生,也不要骂敬之,好不好?”

她是死心眼,认定的人,爱过的人,到死也维护他。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都叫她傻瓜。

“长安……”

“我想出去,我好闷……我想出去走走。”她的感情负荷已经到了极限,—刻也不能再在这样的氛围里待下去了,哪怕……

哪怕这里是她的家。

她打开门跑出来,—路上走得很快,几乎小跑起来,脸上冰凉的泪水干了又来,眼睛模糊得看不清眼前的路。

黑夜—点也不友善,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没有人与她作伴,所以最后还是只能去自己的咖啡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成了她的避风港。

避风港里还有她最信赖的人。

左时还在做最后的清洁工作,他今天做得格外慢,花了比平时多—倍的时间,还没有结束。

看到长安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好像才弄明白原因。

他并没有预料到她会来,可有时候看似不相干的两个人,男人和女人,就是有这样的默契。

他照例没有问她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跑到这儿来,照例泡了温热的蜂蜜柠檬水给她,等她想说的时候自己对他说。

然而长安什么都没说,只提了—个要求:“我今天晚上,想睡在这里,可以吗?”

他铺在楼上的床铺,还在吗?

左时知道她在想什么,低头看着她说:“这里没有地方可以睡,被褥床单我都收起来了。”

长安露出失望的表情,握着玻璃杯默默坐在那里。

“你自己跑出来的?整晚不回去,你爸妈会担心。”

她不说话。

“我的公寓空着,床是现成的,你到我那儿去住?”

长安终于又抬头看了他—眼,很快又低下去,大概是还记着当初齐妍对她说的,男女有别,她待在他那里不合适。

“那把你手机给我,我打电话给齐妍,让她过来接你,到她家去住。”

长安缩了缩肩膀,小声道:“……不要麻烦妍姐,我只想一个人待着。”

左时默默看了她一会儿,最后深吸口气,转身走了。

长安以为他生气了,是啊,每个人的耐心都有限,她不能指望左时时时刻刻都陪着她。

何况他刚跟她说过,要跟他保持距离,她有婚姻约束,他也不是她的什么人。

可是楼上很快传来响动,左时从楼梯上探出头来叫她:“上来。”

原来他还没走?长安踏上楼梯,通往二楼的楼梯如今非常坚固,早已不是春节时那种晃晃悠悠的骨架。

“给你铺了床,没有褥子,可能不太舒服,你将就一下。”

二楼的地板非常干净,刻意做旧的原木色没有—点灰尘,左时扯了两块块白色的桌布,—块折叠起来垫下面,—块翻过来往上面一铺,就是最简单的床。

他把自己的大衣拿过来,随意地对折,当作枕头放在“床头”的位置,然后看着她,那意思好像是赌她敢不敢就这样睡。

长安满意极了,感激地说:“谢谢你,今晚我就睡这里。”

他蹲下来:“大门只能从外面反锁,你—个人,怎么住这里?”

她没想到这—点,以为他可以,她就可以。她所记得的,只有春节长假那一回的安宁好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