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1/3)

目录

长安站着不动,过了好半天才抬头问他:“敬之,你会跟高医生在一起吗?如果我们没有结婚,你会跟高医生在一起吗?”

骆敬之一愣:“谁告诉你的?”

长安咬紧下唇,不吭声。

“你只有这个要问吗?”他声音很轻,却突然上前一步抓住她的双臂,绷紧了声线道,“你以为我是因为她才跟你离婚吗?殷长安,连你也这么看我……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是啊,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呢?不是因为她傻吗?因为她傻,所以他没法爱她。

她被他摇晃着,眼泪断了线。他放开她,嘲弄地笑了笑:“把你的眼泪收起来,放心,我们离婚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让你哭了。”

左时在远处的角落里伫立着,看到骆敬之转身走了,才掐灭烟头,打算走过去。

江涵博拉住他:“哎,这样就心疼啦?你是不是做新好男人做上瘾,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我没忘。”

“没忘?没忘这时候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应该跟我弹冠相庆才对啊!”

咦,这词儿是不是这么用的……原谅他从小在国外长大,中文功底不太好。

左时看他一眼:“我不觉得高兴。”

“啧,妻离子散,身败名裂,不是你想看到的吗?花了这么多功夫,现在成功了一大半了,又后悔了?”

“不是。”

“那是怎么样?他们都闹掰了,现在你该做的,就是让你在医院里的内应帮忙好好宣扬一下这个消息。青年专家,恩师做了老丈人,妻子又有缺陷,当年怎么也算一段佳话。现在功成名就,刚从老丈人的医院离开就要离婚,总有白眼狼的嫌疑,谁又能想到结婚的时候也是动机不纯呢……”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却发现左时根本就没好好听。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啊?”

左时看着不远处的长安,说:“你看看她,不会想到什么人吗?”

“什么人?”江涵博横看竖看,又仔细想了想,确定身边真没这样的残障人士。

“你也有妹妹,不觉得她像Ema吗?”

“哪里像,我的天!”想起家里那个天上有地下无的宝贝公主,江涵博只觉得头大,一点也没办法跟眼前独自舔舐伤口的小白兔联系到一起。

“可我看到她,就常常想到小雨。”

“她跟小雨很像?”

左时却又摇头。

江涵博叹口气:“我现在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了,可是左时,你这样不行啊,瞻前顾后的,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们回法国办正事儿?”

“我现在办的也是正事。”

江涵博摇摇头,回头看了看背后这家小小的咖啡馆,发觉有些事不插手已经不行了。

殷奉良再次入院治疗,陈玉姣来找长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轻抚着她的背说:“囡囡,爸爸住院了,你回家来住吧。敬之跟我们谈过了,离婚的事我们不为难你,可你不能一直一个人住在店里啊,妈妈实在太担心了。你回家来住,有什么事,我们一家人有商有量的,总能解决的,就当是陪陪我,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