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33、第三十三章

33、第三十三章(1/2)

目录

长安坐在病床前,听妈妈说,爸爸的病情恶化,最近疼的很厉害,可眼下似乎还算平静,不用强忍疼痛也能坐起身跟她讲话。

她并不知道这是止痛针起了效果,以为真的是见到她才让父亲缓解了病痛,顿时自责没有早点来看他。

“爸爸……”

她一开口,声音还是嘶哑的。殷奉良却点点头,表示她要说的话,他全都明白。

他已经知道了咖啡馆起火的事,看着面前如珠似玉的女儿,简直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朝她伸手,长安顺势把脸贴在他的手背上,伏在床边,像乖顺的小鹿。

小动物都有灵性,她像感觉到什么了,不用言语,眼泪已经倏倏而下。

殷奉良这时只说了一句话:“囡囡,你要离婚的话,就离吧。”

“爸爸?”

“嗯,你长大了,做你认为对的事就好。爸爸……以后可能没办法再面面俱到地保护你,但你要记着,无论你做什么,爸爸妈妈都会在你身后支持你,不要勉强自己,更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吗?”

长安很难过:“爸爸,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说什么傻话。”

“可是我要跟敬之离婚……我的店也没有了。”爸妈希望她能跟敬之好好生活,她自己也是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的,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原来水火无情不是骗小孩的话,一场大火,就把她原本握在手里的东西全都烧没了。

“店没了还可以再开,你人要平平安安的才是最重要的。这回你表现得很好,很勇敢。”至于婚姻……殷奉良看了她一会儿,继续道,“囡囡啊,你跟敬之结婚这几年,开心过吗?”

长安点头:“嗯,开心的。”

对此,她丝毫没有怀疑。婚后他吃她做的早餐,跟她同床共枕,帮她开起咖啡店,陪她去巴黎度蜜月……无论哪一桩哪一件想起来,都是开心的事。

即使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其他不开心的事,但都不能抹杀这些美好的记忆在她心中刻下的痕迹。

她不恨敬之,他只是不爱她……他只是没有选择她,而已。

“那就好,做你想做的事吧。”殷奉良摸摸她的头,“爸爸就是有点不放心,今后……谁来保护你、照顾你呢?”

“我还有妈妈啊。”长安回头看了看身后悄悄拭泪的母亲,“还有左大哥和妍姐,他们一直都很照顾我。爸爸,我现在也有朋友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嗯。”

“爸爸,左大哥……左时,他就是在巴黎救过我的那个人,这次大火也是他救我出来的,你能相信吗?”

“我相信。”

“真的?”她多怕父亲也像敬之一样,认为那是她的白日梦。

殷奉良笑笑:“真的,我家囡囡说的话,我全都相信。”

长安展臂抱他:“所以,爸爸你不要担心我,要养好身体。”

殷奉良点头。

“那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她也有点累,何况好像还有很多人和事在等着她出现。

殷奉良说好,目送着她走到门口,又叫住她:“囡囡,还记不记得以前我跟你说遇到挫折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做什么?”

长安偏头想了想:“记得,可以去旅行。”

“嗯,跟敬之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出去旅行吧,去远一点的地方,你喜欢的地方。”

等长安走了,陈玉姣才抹着眼泪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让她一个人出远门怎么放心?”

殷奉良靠在床头叹了口气:“儿行千里母担忧,以前就放心吗?还是像上回那样,请专业的私人安保公司吧。我的病……也就是最近的事,我不想让孩子太难过。”

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都不要让长安再承担更多痛苦了。

长安跟骆敬之从民政局出来,外面是艳阳高照、清风徐徐的好天气。

长安微微仰起头感叹:“天气真好,夏天就快要来了吧?”

见骆敬之只是沉默地站在一边,她说:“敬之,我们结婚的时候也是夏天呢。”

是啊,也是夏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几轮寒暑,他们从今往后就不再是夫妻了。

“我还记得我婚纱的样子,这里是露肩的,没有衣袖,下面裙摆很长。”她比划着,问他,“你还记得吗?”

骆敬之点了点头:“嗯,记得。”

或许每个女孩儿穿婚纱的模样都是最美的,长安也不例外。他一直记得她穿着婚纱徐徐走到他面前时的场景,有那么一瞬间也想过——就这样吧,就这样牵着这个傻姑娘的手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到底是为什么,让他又改变了初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