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36、第三十六章

36、第三十六章(1/4)

目录

左时看到她的眼泪,本能地就想用手帮她擦掉,可是手才伸到一半就停在半空,喉结上下动了动,强迫自己把目光调向别处。

“听说你跟骆敬之谈过了,那你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他问。

长安吸了吸鼻子,然后摇头。

“问吧,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会照实回答你,不会再骗你了。”

事实是,他不过是想让自己轻松一点。

原谅他这么自私,直到最后还在利用这个女孩的善良天真。

长安其实是有很多问题要问他的,可是跟面对骆敬之时不一样,她不想把这些问题问出来,怕问题有了答案他就要走了。

她有这样的预感。

可他说不会再骗她,对她是很有吸引力的。哪怕一次也好,她希望他对她真心相待。

她想了一会儿才说:“董小雨,是你什么人?”

好朋友,情人,还是太太?

“她是我妹妹,亲妹妹。”左时说,“还记得吗?我跟你提过的,她在荔河老家,跟着我外婆一起生活,和你差不多年纪。有时我会觉得你有点像她。”

像吗?其实一点也不像。荔河是南城附近的一个小城,小雨从小长在那里,却像他似的长了高挑的身段、深刻立体的五官,十几岁已经有杂志要买她的青春写真集里的照片,开始试水做平面模特——是那种美得很张扬,一心想要走出去看大千世界的姑娘。

或者也并不是因为她们有什么相似,而是他面对长安时心里不落忍的那种怜惜之情有点相像吧?

“所以你是她的哥哥?为什么你姓左,她姓董?”

“左是我妈妈的姓氏。”他很难跟她解释,从到达法国加入雇佣军的那一刻开始,过去的名字和身份就都已是真正的过去式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他叫什么都不再重要。

确认了兄妹这一点,长安心里反而微微一松,接着又问:“你是为了她,才回来这里的吗?”

“嗯。”

“可是……她已经死了。”你还能为她做什么,能让她复活吗?

左时沉默半晌,说:“她死了,我还可以为她讨回公道,让伤害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伤害她的人,是敬之吗?”

“嗯。”还有你父亲,也算帮凶,但他没有说。

“你要怎么做?”

他听出她声音里的紧张,苦涩笑了笑:“我要做的已经做完了。”

余下的事都可以预见,还有什么可强求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