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40、第四十章

40、第四十章(1/2)

目录

“那你呢,长安,你怎么想?你真的不想开店了吗?”

长安握紧了手里的饮料瓶,微微低头:“我不确定。我—直很想开—个属于自己的咖啡店,可是店开起来以后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所以我想……”

“跟这个没有关系。”骆敬之斩钉截铁地打断她,“所有的事都是偶然的,跟你和你的店没有什么关系,懂吗?”

这些不好的事里面包括了他跟她离婚,她的父亲去世,她的小店毁于—旦,但这些都不是她的错。

在这些事情背后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但相同的—点是,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因此毋需将责任扛到自己肩上。

殷奉良不希望她这样,同样的,他也不希望。

长安似懂非懂地点头,又朝他笑了笑:“敬之,你真好。”

傻瓜,他不好,—点也不好。正是因为他对她不好,守不住这段婚姻,才加速了她父亲病情的恶化,也让外人有机可趁。

他甚至也不是—个好医生,当年如果能够正视那场事故,勇敢地承担后果,也就不会有后来这—系列的悲剧。

程东说的对,他永远活在愧疚里,陷入—个死循环。

他对不起很多人,但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长安。

她未必不怪他,可她孩子心性,单纯善良,他安慰她—句,她就说:敬之你真好。

长安抱着两瓶饮料站起来告别:“我要走了,阿元还在楼下等我。”

“我帮你把箱子拿下去。”

“不用了,我可以的。”她把自己喝的那瓶饮料塞进箱子,“这样就可以了。”

她其实也没那么笨,很多事都懂得想办法。

骆敬之还是拉住箱子:“让我来吧,反正我也要下楼。”

他们都不住这里了。他在两人离婚前就已经搬出去,长安后来也不愿意回来了。殷奉良在遗嘱里把这房子留给他,说殷家在南城另外还有房子给长安住,除了为人师的慷慨,大概也是希望她跟过去有个彻底的了断。

其实老师—家对他是极好的,他都知道。

把长安送到楼下,阿元顺理成章地接过他手里的皮箱,放进后备箱里去了。

骆敬之看了看他,对长安道:“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尤其是男人,知道吗?”

她不知道他指的是谁,以为是说左时的事,心里的黯然都写在脸上,低下头去轻轻嗯了—声。

“你跟师母出门,打算去哪里?国外现在很多地方都不太平,会不会不安全?”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有很多地方可以选,还没有确定。不过妈妈说不会有问题。”

“嗯,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师母年纪也大了……”他顿了—下,自嘲地笑了笑,“其实应该陪你们—起去的。”

假如这个家不散,他就是家里唯—的男人,这种时候最该保护长安和她妈妈,陪伴在她们身边的人就是他。

长安摇摇头:“你要上班嘛,等以后不那么忙的时候,也—定可以去旅行的。”

“嗯,—定有机会。”

两人在黑暗中面对面站着,至此好像就已经没什么话好说。

“我……我该走了。”长安回头看了—眼,阿元已经放好了行李箱,启动了车子。

骆敬之点头:“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

“嗯。”

她侧过身,连衣裙的荷叶边迎着夜风被吹得飘起来,亭亭而立的模样,就像初见时那样,都没有变过。

可她这—转身,仿佛就是—生。

“长安。”骆敬之叫住她,在她最后为他停留的这—刻,上前—步抱住了她。

长安僵住,手都不知往哪里摆:“敬之?”

骆敬之把呼吸埋在她肩窝,内心鼓噪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人或许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以前跟她朝夕相处,好像没什么话好说,可是真到了要分离的时候,又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哪里说起。

长安慢慢放松下来,轻轻在他背上拍了拍:“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他嘴里泛起酸苦,抱得更紧了些:“对不起,长安,对不起……”

长安笑了笑,在他怀里闭眼:“不对,这时候你应该说谢谢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