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1/5)

目录

这微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闵婕有点奇怪地回头看了左时一眼,见他雕像似的站着不动,干脆拉住他胳膊把他拉过来,介绍道:“这位是左时,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安全官和教导员,目前在南美跟我做拍档。”

并肩战斗过的人之间会有一种特殊的默契和亲密感,长安的目光落在闵婕挽住他胳膊的手上,胸口有什么东西涌上来,翻滚着,烫得她难受,再也没法抑制,偏过头哇的一声就吐了。

“长安!”

陈玉姣惊呼一声,上前扶住她的人却是左时。

他嘴唇无声地动了动,这些天在心里头百转千回的那两个字没有叫出口,动作却比任何人都快。

长安的肩膀剧烈起伏着,胃里还没吐干净,俯下身去又是一番翻天覆地地呕。

左时将她半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帮她挡住滑落的发丝。

看到她额际露出的那个桃子尖尖,他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回原处。

陈玉姣看在眼里,神色有点复杂。

闵婕这时才看出些端倪来,抬眼看向对面车旁的人,严冬他们朝她点点头,一脸“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的”表情。

她暗暗一笑,上前挤开左时把长安接过来,说:“吐了就会舒服一点,走,我陪你去洗手间,走一走就没那么晕了。”

左时怀里一空,长安已经跟着闵婕往公路旁的坡下走了。

严冬觉得这个重逢别开生面,本来是有点想笑的,但看了看左时的样子,还是清了清嗓子,走过去低声道:“江涵博说他接的这个新客户你一定有兴趣,只是你之前没心情,所以转给我和闵婕。现在看来,好像还是你来负责更合适。博阿维斯塔你明天就不要去了,帮闵婕一把,保护好她们这段行程吧。”

左时没有反应,不说好也不说不好。长安很快回来了,重新梳了头又用凉水洗过脸,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看起来稍微精神了些。闵婕有意挡住她跟左时的目光接触,把她扶到车上,车门大开,给她喝水吃晕车药,又周到地转身把防中暑的药水给陈玉姣擦。

直到登上机动船,左时才找到机会跟长安说话,问她:“觉得好点了吗?”

他们坐在船舷边的位置,河面的风吹进来,暑气散了些,她喉咙被胃酸灼痛,声音还带着沙哑,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才说:“嗯,好一点了。”

他眉心高高隆起,还是不太放心:“等会儿住下来就躺下休息,哪都别去。”

她点头,问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公司在这边有业务,要训练一些新人,我就来了。”

“不是……他们说你明天要去什么地方的,不去了吗?”

原来她是问这个。左时也答不上来,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跟着他们上了船,车子泊在了码头附近。

她这个样子,他怎么放心自己回去?

“我来帮闵婕,”他找到个合理的借口,“她还没单独执行过任务。”

“哦。”长安垂眸应了一声,不说话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路程,两人再没说过话,长安大多时候都看着坐在船头位置的闵婕出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