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1/3)

目录

“左……左时……”

“长安,像以前那样叫我就可以。”他发觉了,如今她叫他总是会打咯噔,是他曾伤她的证据——许她亲近,又立马将她推远,让她无所适从。

大概就像他们面对彼此时那样,充满矛盾,无处安放。

“左大哥。”终于像回到过去那样,她心里也平静下来,她说,“我没有忘记你。”

左时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你走了,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忘记你,可我没有。”

不仅忘不了,反而越是思念,就越是清晰地想起。

她无法描述那种思念有多深,甚至在欧洲那些自以为离他很近的地方都下意识地找过他。

左时倾身,双手在身前交握,尽可能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感情:“你没忘,那是因为时间还不够久。”

几个月而已,等过上几年,十几年,她就会明白,他也不过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长安固执地摇头:“不会,我不会忘记。”

当年巴黎一面之缘,她也记了三年,从来不曾忘记。

“记得也没有用,我对你的好是骗你的。长安,我告诉过你,所有的人活着都有自己的目的,所有人对你的好都是有对价的,你会信任和依赖对你好的人,但那不是爱,不意味着你们就会在一起,明白吗?”

他知道她不明白,于是打比方道:“就像你用一杯咖啡感谢严冬带给你的果汁,你爱他吗,你们会在一起吗?”

长安拼命摇头:“不,那不一样的!”

她对严冬,对其他任何人的善意所怀有的感激,都跟对他的感情不一样啊!

左时见她急得要哭了,只得站起来:“时间不早了,回房间休息吧,别让你妈妈着急。”

他有点后悔,早知又会惹她伤心,他那天就不该借车给闵婕,不该出现在长安面前,更不该留下来继续这段行程。

他们之间隔着太多东西,可偏偏她又不懂。

第二天一早,左时就离开了,坐船回到码头,吉普车还泊在原处,他坐上驾驶座,沿着来时的路往回开。

他们目前在玛瑙斯最大的客户是一家贸易公司,他跟闵婕他们在公司驻地都有宿舍,算是一个基地,离玛瑙斯市区还有点距离。

没想到才开了一半路程,就接到闵婕的来电:“喂,我说你怎么大清早就走了,招呼也不打?你知不知道长安都病倒了,是相思病吧,你也不管。”

左时蹙紧眉头:“别开种玩笑,我回去还有事。”

“我不是开玩笑。”闵婕语气里透着无奈和焦急,“长安发烧了,虽然带着药,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打算送她去医院,你来不来?”

挂断电话,左时驾着黑色的吉普车在路面上打了一个流星旋,朝玛瑙斯市区的方向驶去。

别的事,他都可以硬起心肠不理,唯有生病发烧这一件事……对长安来说种记忆太特殊了,她会发自内心地感到害怕。

而且在巴西,发热也许还意味着某些烈性的传染性疾病,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长安躺在医院病床上输液,额头上放了降温贴,安安静静的,看起来是睡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