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48、第四十八章

48、第四十八章(1/2)

目录

“左……”

她才刚发了一个音,就被他给堵回去,唇舌厮磨间,她就再说不出话来。

两人站在墙边,他身体前倾将她困在墙壁和自己之间。她身体软软的,还有点虚弱无力,正好靠在墙上支撑着体重不至于站不住。

他这样吻她,心里的千言万语似乎都有了去处。他不确定她能不能懂,但她终于不再哭了,也闭上眼睛任他予取予求,甚至也有小小的回应。

她在说她害怕,以及……她爱他。

“傻子。”他稍稍退开一些,终于轻轻说了一句。

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她真是傻子、痴儿,可是怎么办,他就是爱这个傻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真心的,爱这个痴傻的姑娘。

长安的眼泪又涌出来了,他的唇挪过去吮掉,哑声道:“我不是骂你……”

她拼命摇头。怎么样都好,他责怪她也好,只要他没事,没有受伤,怎么样都行。

她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胸口,听到他蓬勃的心跳,高兴得又想哭了。

左时也回抱她,一手抚娑着她的背,一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

两人这样旁若无人地紧紧拥抱着,有种无声胜有声的温情与庆幸。

好不容易打听清楚伤者身份的闵婕,跑回来打算告诉长安那不是左时,结果就看到这一幕,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她碰了碰严冬:“喂喂,什么情况?”

“看不出来么?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从病房赶来找长安的陈玉姣远远地看着,欣慰地抿唇笑了笑,才转身离开。

应该多留一些时间和空间给年轻人们,然而对于刚刚明确彼此心意的有情人来说,多少相处的时间都是不够的,时时刻刻都巴不得粘在一起。

长安换了套衣服,左时坐在她身后帮她梳头,忍不住问她:“今天真的被吓坏了?”

她点头,想到他那件外套,仍心有余悸:“好多血……我以为是你受伤了。”

“我跟严冬路过,看到有人受伤,就把外套盖在那人身上。”他解释着,又补充一句,“不用担心,我开车很小心。”

“可是也很快。”

还记得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开车带她兜风,风驰电掣。

他笑笑:“你还记得?”

“记得的,跟你一起做的事,我都记在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觉得好像不妥,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是这里。”

左时看着她,目光专注而缠绵。长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低头解释说:“我脑子不好,很多事都不记得……我、我记在心里。”

“嗯,是脑子不好,都没搞清楚受伤的人是谁就哭得那么伤心。”他的手从她身后绕上来,抓住她的手,“以后不许这样了,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长安急急地扭头去看他:“不要说,这样说不好!”

他看到她耳朵都红了,和煦地笑笑,把她梳顺的长发拨到一边,低头从她的耳廓开始,慢慢吻到她的耳垂,流连着,用嘴唇轻轻去抿,感觉她身体轻轻发颤,手臂加了点力道将她的后背压向自己的胸口,更紧地抱住她,亲吻也从耳朵蜿蜒到她白皙的后颈和肩膀。

她的皮肤像孩子般细滑,透着隐隐的香气。

长安像被顺毛的小猫,又舒服地闭上眼睛,直到听见他的呼吸咻咻地就在耳后,亲昵而又克制,才忍不住轻轻扭了扭:“左大哥……”

“嗯。”他应了一声,又流连好久,才两只手臂都绕过来将她拢在身前抱住,下巴搁在她肩上,说,“快点好起来,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但他喜欢她的味道。

长安说好,又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呢?”

“你还觉得有哪里难受吗?”

“没有,好多了,不吐,也不拉肚子了。”

他摸摸她的头发:“乖囡囡。那我去问问医生的意见。”

“嗯。”她握住他的手,腼腆道,“你能不能再叫我一声?”

“嗯?”

她仰起头:“我喜欢听你叫我囡囡。”

他笑笑,俯下身去亲她,轻轻贴着她的唇说:“囡囡。”

好像一切都圆满了。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要报复要讨还的,最后犹豫过又放弃的,在生命里似乎形成一个缺口。

然而跟长安的这场相遇相爱却恰好填补了这个缺口。

她是不是天使他不知道,但她的确是来拯救他的。

经过医生同意,长安终于能出院了。

陈玉姣帮她把东西收拾好,挽着她说:“走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