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1/2)

目录

长安和左时互相依偎着,坐靠在床边。屋里只开了一盏壁灯,灯光幽暗,静谧得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

“你在想什么?”长安仰起头问他。

“你呢,你又在想什么?”

“唔……我在想,我们跟这个公寓还真有缘,回来又可以住这里。”她欢欢喜喜的,看不出太多忧愁。

左时调整了一下身体位置,让她靠得更舒服一点,说:“是江涵博的功劳,他知道我要回来,就联系了这个房东,把这公寓继续租给我。”

还是以前那个酒店式公寓,他知道左时念旧,而长安好不容易才找对这公寓的门,与其适应其他新的地方,不如就还是住这里,方便。

公寓里的布置还是老样子,该有的都有,从窗帘到床单都是左时喜欢的风格,非黑即白,简约至极。

长安揽着他的腰看天花板:“我还没睡过这个床。”

以前每次来,都是坐在下面的沙发跟他说话,跃层上面这个半开放的空间才是他的卧室。

“你睡过的。”他看着她茫茫然的神情,好像已经完全想不起她的小店起火那晚,她在他这里休息了一晚。

“我有点不记得了。”

“没关系。”他抱紧她,“有些不好的事,不记得也没关系。”

“嗯。”她应承着,趴在他胸口,“该你告诉我了,你在想什么?”

左时也看着天花板:“我在想你的检查报告,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医生说要过两天去看。”

他点头,有点好奇:“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长安笑着,摇了摇头:“开始也有点害怕,但是那个王主任人很好,叫我不要怕。原来她也认识我的,小时候我跟着妈妈一起值班,她还帮我打过饭。”

左时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吭声,她又扬起脸,轻轻摸他的脸颊:“你也说过,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嗯。”

“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左时仿佛被她这种傻气的乐观给感染了,抚着她的头发说:“对,不会有事。”

他翻了个身,把她半压在身下,轻轻吻她的额头、鼻尖、嘴唇,由浅到深,慢慢厮磨着,哑声低喃道:“我在想……”

“嗯?”

她的反应很可爱,左时却打住话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几天都没有机会做坏事,今天要一次全补回来。”

回到南城后,长安住在妈妈那里,他们难得有机会这样腻在一起。

长安羞涩,却还是热情回应他的吻:“我晚上还要回去的……”不然妈妈会担心。

“等会儿我送你回去,不过我们现在要抓紧时间了。”

话虽如此,揉着她的身体,彼此交融,两个人都快乐到一定程度时就觉得相处的时间怎么都不够。左时贴着她微微汗湿的发鬓,心脏砰砰地大力跳动着,不敢去碰她胸口那一块,却又忍不住想要确认似的轻轻触摸。

他是没有家园、没有未来的人,可是跟她在一起,他竟然凭空多了很多憧憬,那些美好的规划还来不及说给她听,她一定要好好的。

他从来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两三天的时间,每天都像世界末日一样煎熬着。

长安还是无忧无虑的,坐在车里专心致志地吃一个冰棒,见车子停下,把手放进他的手心说:“咦,到了呀,好快。”

左时没说话,就牵着她的手看她吃。

长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低头看了看:“我没有弄脏座椅。”

“嗯,弄脏了了也不要紧,我会清理。你慢慢吃,吃完再上去。”天气已经转凉,吃冰被她妈妈看到总会唠叨几句。

她喜欢这些小零嘴,有时半路看到了想吃,他就下车去帮她买。

她伸着小舌头舔冰棒很诱人,看得人眼热。她却以为他想吃,大方地把手伸过来:“给你吃。”

他摇摇头,把她的手推回去。

“明天要去医院了,我早上来接你。”

“好。”长安嘎嘣嘎嘣咬冰棒,像是想起什么来,握了握他的手说,“你不要担心了,结果一定是好的,对不对?”

“嗯。”

她吃完冰棒下车,他一直送她到楼梯口才松开手:“上去吧,明天我还是在这里等你。”

他恋恋不舍,目送她上楼都没离开。

长安步履欢快地回家,王嫂来给她开门,垂眼说了一句:“长安,姑爷来了。”

“唔?”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她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骆医生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