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61、第六十一章

61、第六十一章(1/4)

目录

事发的住院大楼下午才解封,但凶案发生的那层楼依旧被警方封锁,不能随便进出。

齐妍跟长安远远看了一眼,走廊的地板和墙壁上都还可见清晰的血迹,触目惊心。

事情发生在胸外科的住院部,齐妍打听了一下,被暴徒砍伤的人是胸外科程东医生的前妻莫澜,其他人都只是受了点轻微伤。

虽说是前妻,但程东是她们都认识的朋友,也很清楚莫澜对他来说就是最最重要的人——是他最难承受失去的爱人。

长安惊骇地捂住嘴:“怎么会这样的,受伤的人怎么会是莫律师……”

莫澜也喜欢光顾她的小店,尤其喜欢她做的甜点。莫澜总是很精神,有点泼辣,也跟齐妍和闵婕一样爱跟她开玩笑……前两天出现的时候明明都还好好的啊,她怎么都无法想象那些血是莫澜留下的。

“长安,你别太担心,听说人已经送上手术台了,这会儿说不定也快结束了,我们去看看。”

她们赶到手术室门外时,莫澜的手术刚刚结束,做手术的医生陆陆续续从里面走出来,其中就有骆敬之。

他摘了口罩,拍了拍等在门外的程东的肩膀,说了几句什么,才往她们这边走过来。

“敬之!”

长安跑过去,有点急切地拉住他:“你……你没事吧?”

骆敬之看到她,有片刻的错愕,神色却瞬间柔软下来:“长安,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医院里有医生被砍伤了,担心你……但是受伤的人好像是莫律师?”

“嗯,七刀,伤得很重。”他回头又看了程东一眼,语气凝重地说,“手术是做完了,但还在危险期,这几天程东要难熬了。”

“你呢,你有没有受伤?”

长安的追问让他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他在她胳膊上轻轻一握:“我没事。”

也不能说完全没事,发生这样的惨剧,对所有医护人员的精神都造成很大的冲击。

他们治病救人,不为人理解也就算了,屠刀怎么能砍在他们最珍视最亲近的人身上?

莫澜手术后没有马上苏醒,程东休假陪在她身边,有时骆敬之下班后会跟他一起到长安的咖啡馆来坐坐,吃点东西,喝杯咖啡,稍稍放松一下。

太压抑,他怕程东会受不了。

长安以前见过他们一起喝酒,知道他们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所以特地准备了不错的葡萄酒给他们。但程东非常自律,这种时候反而滴酒不沾。他不能让自己倒下去,他要莫澜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他。

他每次来,长安都让他带一个店里的水果派回去,理由是:“莫澜喜欢吃,万一她醒了,可以给她。”

她听说了的,出事的那一天,莫澜本来还打算跟程东到她店里来。店里的水果派是莫澜最喜欢的,但总是早早就卖光,长安怕她醒了想吃吃不上,每天都给她留。

程东由一开始悲伤憔悴得连东西都拿不稳,到后来渐渐恢复冷静理智,大概也是抱定莫澜一定会好起来的信念,每次都默默接受长安这番好意,沉声对她说谢谢。

这一切,骆敬之都看在眼里。

其实程东什么都没做错,偏执极端的凶徒却把愤怒都发泄在他和爱人的身上,然而当年董小雨的事,他的确是犯了错的,左时如果像这个凶手一样,那类似的悲剧里长安可能已经成了主角。

长安见他愈发沉默了,关切地问他:“敬之,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他看着她,“我只是在想,幸亏受伤昏迷的人不是你。”

第一次,他竟然觉得庆幸,这种庆幸有点荒谬,还夹杂着愧疚——对董小雨和她家人的愧疚。

可惜,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弥补才好了。

这天他独坐到咖啡店打烊才走,外面下起小雨,他撑伞在巷口等长安出来,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旁边就有公交车,可以直接坐到家。”多亏左时,她现在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完全没问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