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64、第六十四章

64、第六十四章(1/3)

目录

后来听长安说起来,左时才知道骆敬之辞职的事。

结合程东夫妇遇到的伤医案,就很好想通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决定。

他判断的也没错,长安确实怀孕了。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以后,陪在她身旁的陈玉姣喜极而泣。

长安反倒平静,安慰她道:“妈妈,你不高兴吗,怎么哭了?”

“我高兴,傻孩子,妈妈高兴……”陈玉姣捧着她的脸,“怎么样,自己也要做妈妈了,有什么感觉?”

“唔,没什么感觉,就是……好像又饿了。”

最近她食量大增,每天要吃四五顿,食物补给稍稍跟不上就觉得饿,吃饱之后又困,坐着都能睡着。于是每天的生活节奏似乎就变成吃了睡,睡了吃,左时有时叫她起床都蹭着她的脸叫她小猪。

店里的工作没法干了,左时根本不让她进料理间,她也的确没法像以前那样一站一整天最后也只是腿脚酸软有一点点累。她现在是一个人的身体负担着两个人,除了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小宝宝,稍微累一点小家伙就要抗议。

“你怎么这么娇气呀?”

她有时轻声对着自己的肚子说话,左时听到了就要反驳她:“他哪是娇气,那是心疼你,怕你太累了身体受不了。”

她的妊娠反应不算严重,但每天呕一两次也够让身边的人心焦了。左时是很紧张的,把她当作重点保护对象,恨不能一天24小时贴身保护她。

这样也好,他在店里忙碌的时候她也可以跟着去,只要待在他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就行。她不进料理台冲咖啡做甜点,也可以帮忙做一下餐台预约、点单或者上菜。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左时都不让她动手,大包大揽要自己来,那些年轻的女客人们也更乐意接受他这个型男服务生的服务,逮住机会就跟他聊聊天,问问他的名字,方便下次再来的时候装熟。全然不理会她这个穿了孕妇装的小老板娘才是他的所有权人。

长安喜欢看他一身黑衣黑裤,系着黑色围裙在店里走来走去,客人再多再忙也仿佛游刃有余,不过偶尔也会吃醋。那些化了漂亮妆容、穿得清凉无比的年轻姑娘们为什么总对着他的背影窃窃私语呢?主厨推荐菜,餐牌上不是有吗,为什么非得巧笑倩兮让他再说一遍呢?

她嘟起嘴,左时偶尔投来一瞥,没什么表情,但却找准时机来偷香,在墙角揽住她的腰亲她耳朵,问她:“今天觉得怎么样,累不累?”

手掌也总是抚上她的肚子,低头问:“宝宝呢,今天乖不乖?”

每当这种时候,那点酸溜溜的情绪又不知跑哪去了,心里只剩下甜。

但这种甜,跟在亚马逊丛林里看到他那种工作时的状态比,又好像少了点什么。

这并不是他应该做的工作,不是他喜欢的事。他或许是爱她,爱屋及乌,连她喜欢做的事也一并包揽,但那跟他做自己的专长工作时不是同一种感觉。

他们也聊起过骆敬之辞职的事,她觉得可惜,因为他可能今后不再拿手术刀,不再做医生了。她说不好,但左时能明白,也不再赌气地问她是不是心疼这种问题,因为他也认可,做医生对骆敬之来说是最擅长的事,是可以给他巨大成就感和实现自我价值的事。

那么,对左时来说,经营私人安保公司,能继续拿枪,满世界到处去,保护那些需要他保护的人,才是他真正喜欢和适合的工作吧?

“你跟你先生感情真好,真羡慕你们。”

长安的视线跟随左时移动,身旁沙发座的客人突然开口说话,她才回过神来:“对不起啊,我刚刚走神了,你……你要点什么?”

“没关系,我本来也不赶时间。我是冲着阿隆先生的厨艺来的,但是也听说这个店有个很可爱的老板娘,她男朋友对她很好,一言不合就开启虐单身狗的模式,也非常好奇。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不过,他应该从男朋友升级做老公了吧?我看你好像怀了宝宝。”

长安脸红道:“嗯,但我们还没有结婚。”

“重要的是你们在一起,还是很让人羡慕啊。”

果然凡事还是有例外,这是一位年轻的女客,却对左时没什么特别的关注,独自一个人来,坐在角落的沙发位,点的是主厨推荐,正如她所说基本是冲着食物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倾世绝恋:迷离师徒情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