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婚碎 > 69、第六十九章

69、第六十九章(1/3)

目录

“慢一点……”她轻声喘息,抚着他汗湿的鬓角,“第一次做这种事?”

男人听到这种话,很难不当作是挑衅。然而她又比他强多少?技巧那么纯熟,一个吻就能吸走他的三魂七魄;还有那些陷在他皮肉里的指甲,仿佛直接摁在他的骨头上,痛也刚刚好,酥也刚刚好;更不用提鼻尖萦绕着她的气味,像茉莉又像栀子,混杂了男女的欲/望,却又像雨后推开窗时扑面而来的那种清新。

可她却是处/子。他在开疆拓土间遇到阻滞,即使以他贫乏的经验来判断,也毫无疑问——她是第一次。

为什么会这样?既然是处子,她那样的技巧从哪里学来的?又是将军家鹰式教育的一部分吗?

他厘不清头绪,大概是习惯了作为狙击手长时间伏击时也只专注于一件事,他所有的精力都在身下的女人身上。

不管她有多么煊赫而神秘的身份,此时此刻,她也只是他的女人。

等他们从激情中缓过神来,窗外已是日暮。

严冬起身把衣服一件件穿回身上,就像慢慢拾回自己的理智。

青青后背对着他,露出一侧圆滑的肩膀,明明醒着,却没有开口说话。

“我让厨房把晚饭送到房间里来。”他说。

她浑身酸软,腿心刺痛,应该不会想要下楼吃饭了吧?

没成想她也跟着坐起来:“不用了,我下去吃。”

她长发如瀑披散在肩背,她抓一把在手里,拿过床头放的牛骨梳慢慢梳理,见他还站在那儿,抬眼道:“你先出去吧,我要换件衣服。”

严冬愣了一下才点头,然后开门离开。

青青这才放下手里的梳子,静静地望着窗外。

莫青青吃饭的时候几乎没有声音。

她受的教育其实要求她克己、自律,要有名门风范,随时随地都能做个淑女。

然而孤独是难以派遣的,以往吃饭时她也会要求保姆或者严冬坐下陪她一起吃,尽管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恪守本分拒绝她的好意,但她好像也不生气,只是笑笑。

跟严冬有了肌肤之亲后,这样的要求反而绝迹。诺大的饭厅,可以坐得下十人晚宴的长桌,就只得她一人沉默地吃饭。

那种感觉……空荡荡的,连汤匙偶尔碰到碗盘都能听到清脆的声响。

严冬就站在她身边,有时看到她切小牛排,每一刀下去都像碰到他的心脏,钝钝的疼。

没错,他从醉生梦死中醒来,首先想到的是要跟她保持距离。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那一刻他又是怎样鬼迷心窍,但她始终是他的客户、他的雇主,这样的关系是不应当的。

可他还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青青仿佛已能洞悉一切,主动跟他划清界限。

朝夕相处的两个人,做尽世间男女最亲密举动的人,却泾渭分明,这似乎并非他所求。

他想跟她谈谈,虽然话不知道从何说起,但铺开来谈总比这样全都憋在心里要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