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压寨娇人 > 8、多喝热水

8、多喝热水(1/2)

目录

临近戌时,寨里众人热热闹闹地开席了。

宴席一直持续到月上中天,庭中仿佛泛着一片水泽。

硕大的铜锅里煮着鲜切的薄片牛羊肉,众人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吃饱喝足,手舞足蹈。小六他们几个小辈,跑到院中噼里啪啦放起了焰火,老三领头打起了雪仗。清鉴站在门廊下,看他们玩得高兴,突然后背心一凉,原来有人捏了雪球,直接从她后脖领子全塞了进去。清鉴怒气冲冲地回头,见竟然是小六,他吐了吐舌头,早窜到老三后面躲着了。

清鉴一笑,撸了撸袖子,奔着小六狂追:“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路上一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打他。

山上的日子过得快,清鉴不由生出一种‘山中才几日,人间已千年’之感。跟他们闹到亥时将尽,清鉴便称不胜酒力,先退了出来。

可狄铮回去时,却没找到她。

“梅清鉴,梅清鉴?跑哪儿去了?”狄铮看了看瓮中,又打开木柜,甚至跑到厨房瞧了瞧锅里,都没人,老三道:“大当家的你别逗了,这锅里哪是能盛下一个人?”

狄铮猛一抬头,看到了树枝上悠悠荡荡的一双少女的绣鞋,他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她去哪儿了,你先回去吧。”

“唉,那我走了,大当家的。”

狄铮熟练地几步蹬上了树枝,与清鉴隔着一臂而坐。

他看着满怀心思的姑娘,开口道:“山上的人,都是在山下过不下去的。老三之前与青梅竹马美满安逸,可是貌美的娘子被人调戏,跟着的小舅子跟人打架,却被打破了头,当场没了命。老三气不过,拿着斧头砍了人全家,之后才到山上来的。”

“小六之前在医馆学医,可是母亲病重却没钱治病,偷了医馆的老山参,之后被抓到牢里关了三年。三年后,老母亲也没了,他没了念想,也到了山上。”

狄铮一一跟她讲着,对兄弟们的家世都记在心里。

清鉴听着,下意识慢慢坐直了身子,问道:“为什么不告到官府?”

树影投在狄铮的脸上,清鉴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他言:“若是有办法,谁还会舍了家,到山上来受苦?”

“那么,英姿也是这样吗?”

狄铮的语气轻松了些,“五妹倒不是。她本是山下镇上一家医馆的独女,继承了她爹的医术。不过她从小爱刷枪弄棍,又不爱女红针织,一意孤行要加入我们。说起来,寨里没她,还真的不行。”

“那么你呢?”

狄铮咧咧嘴:“我不是在路上都告诉过你了吗?”

清鉴一扬头,不屑道:“那是真正的你吗?”

“我不会对你说谎。”

清鉴吸吸鼻子,一脸不相信:“初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没一句真话,还装文弱来骗我。”

“那是装出来的,你没看出来,又不是说出来的,不算骗你。”

“嚯,你可真能强词夺理。”

狄铮抱拳道:“彼此彼此,你也不遑多让。”

狄铮晃了晃腿,清鉴看了他一眼,猛然发现他的右臂上有一道伤疤,不像是匕首所伤,又不太像烫伤,清鉴问道:“这是怎么弄的?”

“被一只猪砸到的。”

清鉴呛了一口:“猪,猪?”

月光盈盈,清鉴望着地面上斑驳的月影,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好生熟悉。

从前,她从树上往下跳,哥哥一定会接住她的。可有一次,她认错了人,把别人认成了哥哥,那人不但没接住她,还被她砸断了一只手臂。

这人曾经在驴车上对她说,认识将军府的小姐,而这疤痕的位置,与那人别无二致。

狄铮将衣袖拉下,遮住了丑陋的疤,盯着她变化莫测的神色,秋后算账般地问她:“总算想起来了,大小姐?”

清鉴一激灵,还好扶住粗壮的枝干,才没掉下去,现在的情景与几年前的情景重合,她鬼使神差地唤出了当年她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叔叔?”

“你骂谁呢?”

“你刚才还说我是猪呢!”

清鉴起身,跳到了另一根树干上,狄铮也起身去追:“你别跑——”

清鉴许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将军府的花园虽然都是名匠所制,但是也仅有那么几棵树能让她爬一爬,更别说是这样茂密地交叠着,让她肆无忌惮地来回纵跃。

然而毕竟是初雪后的树枝,化开一半的雪水到了夜间又重新冰冻,连带树枝也变得异常脆弱。

清鉴脚下一滑,树枝“咔嘣”一声,断裂了一半,摔到了窸窣的枯叶堆中。

狄铮的大长腿紧迈了两步,就赶上了她,立时捂住她的嘴,轻声在耳边低语:“别出声!”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一队白狐转到了附近,它们四处张望,却并未往树上看,于是很快又呼啦啦地走远了。

清鉴大气不敢出,只觉得男人宽大而温暖的手掌紧贴着她的肌肤,弄得她脸颊痒痒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