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压寨娇人 > 15、哄他

15、哄他(1/2)

目录

狄铮捏着她的手腕,力度大到清鉴觉得她可怜的小手腕快要被折断了。

“你竟当我做什么?你以为我带你上山来,你便可以为所欲为?我这‘鬼见愁’大当家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明着将你的未婚夫带到我眼前,今日我便收拾了你,看你还敢胡作非为!”

清鉴从未见过他这般样子,只觉握着她的掌心滚烫滚烫,她用力挣扎,手腕却被捏得更疼。

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低下头去,不敢看狄铮的眼睛。

手腕上的力道似乎放轻了些,狄铮用力一甩,松开她,闷声走到了一边。

清鉴差点被他甩到床柱上,好在及时一撑,这才站稳。她轻轻揉了揉可怜的手腕,委屈地看了看狄铮,狄铮却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屋中突然寂静,只有院中枯树枝掉落的声音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清鉴没皮没脸地“嘻嘻”笑了两声,凑到狄铮身边,道:“哎呀,大当家的,你何必跟我这小小女子生这么大气呀。刚才是被我撞疼了吧?你要是伤口疼你就说一声呀,来来来我看看。”

狄铮别过脸去不理她,清鉴就伸手解开他的衣衫,露出了那被血染红的纱布。

清鉴人都傻了:“这……果真是伤口裂开了?怎会这样?”

她将绷带一圈圈解下,狄铮不配合,她只能一次次抬起他的胳膊。伤口皮开肉绽,如同新伤一般。

清鉴瞧他神色,不像方才那般铁青着脸,便多说了几句:“你方才席间还喝了那么多酒,还想不想好了?而且怎的也没换药,真是让人操心!”

清鉴边说边去拿药,这才想起来,昨日,是她给他换药的,今日下得山去,就错过了。本以为英姿也会督促他,谁知他倒真的就不换了。

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理亏,她将狄铮按坐在椅子上,半蹲在他身前,放柔了动作仔细上药。

将衣襟拉好后,清鉴双手搭在他双臂之上,半环住他,哄道:“过一会儿就不疼了哈,您老人家别气了啊。”

狄铮对于她这般避重就轻,胡搅蛮缠,死皮赖脸,重重“哼”了一声。

清鉴又嘻嘻笑道:“别生气了嘛,好不好?”边轻轻摇晃他的胳膊。

狄铮捂着胸口伤处,她下山之时也是对那人如此百般体贴?柔嫩指尖无意划过男人胸膛?

他突然掐住清鉴的下巴,迅雷般吻上了她扬起的嘴角。

唇边的弧度仿佛凝固在那里。

一触即消,清鉴反应过来的时候,狄铮已经重新站直了身子。

自清鉴与他认识以来,还从未见过他这般认真严肃的样子,仿佛有什么非常重要却不会轻易说出的话要告诉她。

清鉴轻而缓地眨了下眼睫,莫名其妙道:“这算什么意思……”

狄铮几个急促的呼吸后,突然泄了气,脸上重又现出吊儿郎当的神情,道:“既然你的未婚夫靠不住了,看来你之前许诺的重金赏赐我也拿不到了。既如此,便先从你这里讨点利息吧。”

他一直观察着清鉴的神情变化,又补上一句:“你之前不是说过,跟花阁里的小倌们比,老子也还算有几分姿色,你也不算吃亏吧……”

房中还是一片静默,狄铮难得现出一丝慌乱:“你、你这是什么表情?”

清鉴嫌弃地擦了一把被他捏得发红的下颌,道:“我是在想,那您老人家可绝对不要失身于我,不然我倾家荡产,也还不上这债!”

狄铮:“……”

第二日,狄铮携着少俊一同入得正厅来,这几日气温骤降,大家都穿上了厚棉衣。

少俊许是穿得多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臃肿,又因几日潦倒,下颌有些泛青。对比起来,一旁的狄铮更显长身玉立,惊才绝艳。

二人明明是一样身量,狄铮穿了厚底黑靴,堪堪比少俊高了二寸。

经过清鉴身边时,狄铮将披风一抖,利落搭在了椅背上,惹得清鉴都忍不住多欣赏他几眼。

清鉴头皮发麻地听狄铮竭尽所能地虚伪地将少俊浑身上下夸了个遍,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正准备说点别的什么,少俊先说话了:“大当家的,我敬你是条好汉,所以有句话我不得不说。朝廷早就盯上你们了,终有一日,你们会有一场与朝廷的恶战,为什么不趁着朝廷用兵北厥的时候,立下些战功,往后也好说话。”

“战功?”狄铮看了一眼清鉴,“立战功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你还不清楚吗?如今奸佞当道,我才不去凑热闹。”

少俊没明说的是,他是朝廷命官,也许有一日,他们两个也会刀兵相向。他以为被掳上山来,必有一死,大当家的却如此厚待他,便是因着清鉴的缘故,他也不愿完全走向狄铮的对立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