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压寨娇人 > 18、大雨

18、大雨(1/5)

目录

清鉴回到昔日的府中,虽然鸿鉴已经命人修整过了,但在一些角落,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清鉴还是能看出沧桑萧瑟之景。好在诚如少俊所说,官差并没有为难府中的下人,她房中的雀草等人也都早就等着迎接她了。

回了府,美味佳肴端上桌,其中就有那道‘金玉良缘’。鸿鉴这才告诉她,他们的父亲被奸人陷害,诬赖他私通敌寇,已经含冤屈死在了异乡。

本来鸿鉴也该被治罪,但他中途逃跑,借助其他势力查明真相,又将侵扰边境十余年的北厥主力击溃,这才算将功补过,能够平安回京。

显然,朝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一顿饭没吃完,鸿鉴就被叫去宫中商议要事。

清鉴被这些突如起来的变故扼住咽喉,喘不动气。她以为只是短暂的分离,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一家团圆,与从前一样,她还是将军府说一不二的小姐。谁知,她竟然再也见不到父亲。

鸿鉴早已娶妻,是位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闺名一个兰字。之前梅府出事,她正好在娘家吴家,才算没被牵连。

吴兰虽然心中也悲痛,但还是控制着来劝解清鉴。鸿鉴这些日子忙,显然顾及不到清鉴的情绪,她这做嫂嫂的,要撑起这个家才行。

失去至亲的伤痛让清鉴过得浑浑噩噩,等她总算能打起精神的时候,别说三天,十天都过了。

让她微微吃惊的是,自从上次少俊下山后,她再也没梦到过少俊哥哥,倒是在家这几日,时常梦到大当家的。有一次,她梦到大当家的咧着嘴,拿着皮鞭,让人把她吊起来,扬言要打屁股,随之她就被吓醒了。入眼是雀草担忧的面孔,她一歪头,才发现泪湿枕巾,也不知是被大当家的吓的,还是想爹娘了。

虽说如今穿的都是绫罗绸缎,皮肤不被磨得难受,可是为什么觉得那粗布衣服更舒坦些?清鉴觉得,难道人真的是贱皮贱肉,有福不会享?

手上的疤痕在雀草日日悉心抹膏药的照顾下,早也已经淡了下去,她却一日比一日坐不住。

等到第十二天的时候,清鉴终于鼓起勇气去找鸿鉴,说她想回山上看看。

鸿鉴把手里的碗一放,开口道:“梅清鉴……”

清鉴立时吓得魂都丢了三分,完了完了,从小到大每次兄长这样连名带姓地叫她全名,就要大事不好了。

她赶紧给旁边的嫂嫂使眼色,寻求帮助。

鸿鉴道:“你还真惦记着回去啊?鬼迷了心窍了你?”

清鉴不服气道:“不管怎么说,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大当家的确实帮了我不少,若不是他收留我,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了。上次匆匆一别,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鸿鉴道:“不行!”

清鉴还要反驳,只见吴兰开口道:“鸿鉴,这位大当家的,可是你时常提起的那位‘鬼见愁’的‘海东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