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压寨娇人 > 21、喂药

21、喂药(1/2)

目录

梅鸿鉴立即将发现的物证呈报陛下,陛下虽然年轻,一见着与北厥相关的物件也是勃然大怒。他本就恼火楼家先斩后奏,他对于鬼见愁的态度一直是相安无事就好,都是楼家不自量力,非要去招惹他们。若是那鬼见愁的大当家,使起性子来,要到他的龙椅上坐一坐,那他怎么办?

趁此,又让北厥钻了空子,陛下下令梅鸿鉴彻查此事。

梅清鉴一听这个消息,提了好几天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原处。这么说,起码她和哥哥是可以洗清嫌疑的了,他们兄妹俩的父亲死在北厥人手里,他们无论如何不会跟北厥联合。陛下下了指令,有了这点底气,清鉴便要立刻去‘鬼见愁’告诉狄铮。

等待的这段时间,她每每望着房前那棵树,想象大当家的会不会突然从树上跳下来?又或者在雨夜敲开她的门,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他冷冽的气息?

只是到了山门前,众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奇怪,有闪躲,也有怀着怒意的直视。

只有老三还是开口叫了一句‘嫂夫人’,便也没了下文。

清鉴开口道:“大当家的在哪里?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老三叹了口气,道:“跟我过来吧。”

英姿正在他床边伺候,门外站着两个英姿的亲兵,拦住了清鉴。

从门边望去,狄铮赤着上身,从左肩到腹部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脸色苍白,嘴唇上几乎没有血色,从紧皱的眉头间还是能够看出他的痛楚。

英姿显然不是在上药,仿佛是在劝他喝药,但一刻钟后她出来时,药碗还是满的。

她看见清鉴,先是一怔,然后面无表情地装作没看见,擦肩而过。

清鉴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英姿,让我进去看看大当家的可以吗?”

英姿转脸瞪了她一眼,道:“你小声些,大哥需要静养。”

清鉴于是很听话地放低了声音,又将英姿拉到院子里,英姿甩开她的手,道:“不要这样拉拉扯扯!”

清鉴连忙说道:“我知道整个‘鬼见愁’的人都恨死我了,见了我都恨不得杀了我。”

“那你还敢来?”

清鉴道:“我来是要说清楚,虽然我知道秘道,对‘鬼见愁’的兵队部署了如指掌,但是,并不是我领着少俊来的。我不希望你们误会我,尤其是大当家的,我不希望他误会我。”

缓了口气,她又道:“这段时间,我哥日夜不停地查找证据,是有人见‘鬼见愁’和朝廷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你想,谁最有可能从中得利?青龙寨与咱们斗了那么多年,上次损伤他们的元气,难道他们就此罢休了吗?他们逃到边境,与被打散的北厥军队狼狈为奸,想要死灰复燃。”

英姿看了她一眼,道:“可是,他们的人里,不会有人知道的这么详细。”

清鉴道:“是,所以我哥还在加紧调查,但是,请你相信我。”

英姿还想说些什么,内室传来一个声音:“清鉴,是你吗?”

清鉴和英姿对视一眼,不知该不该回答。

狄铮又问道:“怎么不进来?”

英姿突然打开门,带过一阵猛烈的风,风里似乎还夹杂着血腥味。

她阴沉着脸,道:“你进去!”

清鉴踏进门里,走了几步,狄铮冲她招手道:“过来,到我身边来。”

英姿对小六说道:“你也不拦着,这时候让大哥见了她心烦意乱,对他的伤势有什么好?”

小六道:“那箭头是带毒的,大当家的怕苦,怎么也不肯喝药,这样下去怎么行?我是想着,嫂……梅小姐能不能劝他喝下去?”

英姿冷笑一声,小六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以往的她,一袭红衣,总是那般明媚灿烂,只听她道:“你的意思是说,大当家的会为了她,把这么多年不肯喝药的习惯给改了?”

小六道:“说不定呢?我再去把这碗药煨一下,凉了吧?然后打些热水来。”

房内,清鉴还没开口,狄铮就忽然道:“我相信你,不会做这样的事。”

清鉴惊诧道:“你相信我?”

在她根本没有拿出任何证据之前,狄铮就相信她?

清鉴干巴巴道:“我……”

狄铮道:“你我之间,还用多说什么?”

他胸前的那处伤极为显眼,隔着白色的纱布仍旧透出鲜红,狄铮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瞥了一眼,道:“小伤,不用麻烦了。”

小伤?那什么才是大伤?

清鉴问道:“有没有毒啊?喝过药没?”

如同‘望梅止渴’一般,狄铮一听见‘药’这个字,便已经觉得口中苦涩,皱起了眉头:“不必了,我才不要喝药。”

正在此时,小六敲门,又送进来一碗药。狄铮恶狠狠地瞪着他,小六只当看不见。英姿接过来,想起之前老三曾说过大当家的最怕苦了,而且还怕到连药都绝不肯喝的地步?

清鉴心里又心疼又好笑。堂堂‘鬼见愁’的大当家的,鼎鼎大名‘海东青’,竟然怕苦?

清鉴端过药碗对小六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自有办法让他喝下去。”

小六不放心道:“嫂……梅……清鉴姐,你可不知大当家的有多浑,来硬的是不成的,我们都是吃过亏的人,之前为了不吃药,好家伙,差点跟我动手呢。听三哥说他刚来‘鬼见愁的时候,为着不小心吃了一口苦瓜,连桌子都掀了,吐了三天,之后再不敢给他吃苦瓜了。”

清鉴听了,道:“我试试,若不成,再想别的办法。”

小六一脸不放心地先退了出去,半路又折返回来,道:“一定要让大当家的把整碗一齐喝下去,只喝个一口半口不顶用的。”

清鉴道:“我知道了。”

狄铮见清鉴端着药碗过来,有气无力道:“别劝了,我是决计不肯喝的。不过是多熬几日,早晚好了就行。”

清鉴有些严厉道:“可这次不一样,不喝药好不了的。”

狄铮满不在乎:“我向来身子强健,不信有好不了的伤。”

清鉴道:“可是难受的不是自己么?”

狄铮道:“不难受。”

清鉴放下药盏,从腰中取出一包蜜饯,哄他道:“那喝一口吃一颗怎么样?”

狄铮皱眉转过了头。

清鉴见他越发没精神,心道不能再拖了。

狄铮已经暗暗提起了气,猛然抬头,却见清鉴自己端起药盏喝了一大口。

他正纳闷,清鉴逼身上前,贴住他的薄唇,将苦涩的药汁一点一点渡了过去。

狄铮直被堵得透不过气,又无处可退,只能任由清鉴将一大口苦药都给他喂了下去。

见真的喂下去了,清鉴特别激动,狄铮却重重咳了两声,正待发作,一颗蜜饯又将他的唇堵住了。

狄铮推开了清鉴给他掖被子的手,粗喘着道:“你、你就是欺负我现在浑身无力,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清鉴狡黠地眨了眨眼,道:“是啊,就是欺负你,那你可要快快地好起来啊,我倒等着你怎么报复回来呢。”

“你……”不等多说,清鉴又喝了一大口,哺了上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白鹿青崖 熠熠星河入梦来 仙河传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