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我在梦里当首领 > 35、第三十五章

35、第三十五章(1/2)

目录

什么啊,说的她好像一定会弄脏他的衣服一样。

她可是堂堂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哎,才不会像小孩子一样窝在别人怀里哭。

安吾站直了身体朝她微微张开手臂。

“需要我抱抱您吗?”

“呜……”

由喜子还是扑进安吾怀里抽噎起来,她的脑袋埋在对方的腰腹处,声音被他的衣服捂得有些闷闷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怀抱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对方身上的温度似乎透过衣服朝她传了过来,即使他并没有向她伸出手,由喜子还是感觉自己像是被拥在了怀里。

很安心,想……睡觉。

安吾沉默的任由少女在自己怀里哭泣着,那只手悬在由喜子的脑袋上想要顺着发丝生长的方向抚摸下去,可是他动作顿了顿,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双手安静的垂在身体两侧,他此时就只像个任人动作的玩偶,不会有一丝……情感。

尽情的哭泣吧。

哭泣过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是,为什么安吾会知道她祖母的事情呢?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今井由喜子’也是和她有着一样的经历吗?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她的父母、外公、表弟也会在这里吗?是的话,他们又在哪里呢?

而且,此次会谈结束也就代表着她该真正的认清自己的身份与位置了。

在现实生活中不想训练体术,撒撒娇的话也能蒙混过关的。

可是在这里……

那些觊觎着这个位置的人并不会因为她撒娇就心软,更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她跟在外公身边见识过那么多案子,有数不胜数的人为了争夺权力与地位斗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那么她,也要坚定下来。

她必须要有大动作了,无论是在内部不停吸血的虫子还是外部蹦跶的杂鱼,都要一一清理干净才行啊。

她已经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既然占用了‘今井由喜子’的身体,那么不代替她好好工作,帮她完成任务是不行的吧?

毕竟再害怕也没用了,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她总要成为像祖母所说的那样的人,不悲伤、不犹豫、不迷茫。

由喜子吸了吸鼻子,从安吾的怀里抬起头来。

“……谢谢。”

“我以为以您的性格会告诉我,能够成为您哭泣时依靠的人是我的荣幸。”

“……”

她咬了咬牙。

“的确是你的荣幸。没想到你长得一副性-冷淡的样子,人却还挺体贴的。”

“……今井小姐,是否冷淡还是要看面对的是谁。”

“?!”

由喜子‘噌’的一下红了脸。

混蛋啊!

目光从对方湿了一大片的衣服上略过,由喜子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下意识的顺延着向上看去,视线却突然停在安吾放在胸前口袋里的钢笔上。

别在外面的金属笔帽上似乎刻着什么字。

她眯了眯眼。

KI……KIKO?YOKIKO?

由喜子?

上面刻的是由喜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探究的目光,安吾动作一顿,伸手将钢笔取下来完全塞进口袋里,变相阻拦了她看过来的视线。

“看来您已经恢复了不少,接下来……”

“转移话题不要转移的这么明显啊。”

“既然现在已经形成了这种局面,那么再纠结于过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由喜子一愣。

“您失忆了也就代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这于您于我而言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什么?”

“项链已经还给您了,我想要谈的‘私事’也就结束了,种田长官还在楼下……”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安吾直起身体推了推眼镜,从她的角度似乎看见镜片闪过了一道寒光。

“我是什么意思您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

安吾的手似乎抬了抬想要摸上胸口放着的那支钢笔,可是手刚刚抬起便被他迅速收了回去,继而拿起桌子上的文件。

“过去怎样是我的事情,既然您已经忘记了,那么就不必再留恋,只需要看向未来就够了。”

指尖冰冷的温度被文件冷硬的触感吞没,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了滚,他转过身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被困在过去中的囚徒,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他们都有光辉的未来。

无论是为了朋友、为了家人,还是为了武装侦探社、为了港口黑手党、为了横滨。

深陷、痴迷于回忆之中只能让人走进无尽的迷宫,兜兜转转也找不到能投射进光芒的出口。他已经深陷这样的泥潭,被迷宫中的荆棘捆住手脚、刺进皮肤、遍体鳞伤,但是他们不能。

她更不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全球灾变,从武道开始称尊 谍春秋 精灵王的王妃 璧大六欲天 重庆公寓 父母日常二三事 过河卒 谪仙有个梦世界 草根荣耀 我想长居你心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