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顶级流量的前cp > 7、大家都是钻过一个被窝的人了

7、大家都是钻过一个被窝的人了(1/1)

目录

林一旭被吓了一跳,险些没稳住,后退了一步,所幸伍祺很快便两手插兜退开,转身继续往前走:“我家地址不随便给人。”

我家地址不随便给人。

林一旭心里莫名地就被这句话噎了一下。

从前他们关系有多好呢,团综上大家说到喜欢去哪儿玩,大家都说“冰岛”“北极”之类的,只有伍祺腼腼腆腆地说“我平时喜欢在我家小区玩”,大家都笑,和林一旭搭档的另外一个练习生主持人也觉得这个梗不好接,只有他自然而然地接了句“他家小区是真的很好玩,我们训练完经常去”。

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林一旭听说伍祺父母飞非洲和老外谈生意去了,姐姐又跑去和小男友见面,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林一旭觉得除夕一个人孤孤单单怪可怜的,吃完饺子跟妈妈说了一声便出了门,在小区门口买了一袋子各式各样的烟花爆竹,等了半天没等来公交车和出租,觉得两家隔得也不是很远,索性咬咬牙冰天雪地地往伍祺家走去。

俩小男孩放起烟花来什么都不怕,很快便把一大袋子全放完了,时间还早,林一旭索性和伍祺钻上楼,俩人躺在榻榻米上盖着被子看鬼片,被吓着的时候就往被窝里躲,地暖热热的,刚才跑过来时的寒气一下子全被驱散开来。

以前能一起钻被窝,现在你告诉我你家地址不随便给人???

林一旭想到这里突然有些来气,又迅速驱散了这点莫名的气。以前他还能开开玩笑,怼回去,按伍祺现在的脑回路,他可不敢随便跟他开玩笑,怕是他真跟伍祺提了“小时候你家庭地址我都知道,我俩还一起钻过被窝,现在你告诉我你家庭地址不随便给人?”,伍祺又要突然凑过来邪魅一笑:“你就这么想和我钻被窝吗?”

当然,邪魅一笑是他自动脑补的。林一旭抬手用掌根敲了敲脑袋:最近这个脑子,真是和CP粉连通了似的。

的确是还没有到大部队进场的时间,又不是饭点,地下停车场的人很少,伍祺开了车,林一旭循声望去,是是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lx570,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面还放着两个……丑萌丑萌的蓝色玩偶,两个玩偶很显然是同一个卡通形象,只有大小和造型之分,和厚重沉稳的SUV放在一起有几分不搭,非但如此,后视镜还吊着这个卡通人物的挂坠。

小祺真的是,很有少男心。

林一旭这样想着,指了指两个玩偶,没自作主张,先询问:“放到后排?”

林一旭也只是例行公事出于礼貌问一下罢了,毕竟人也说了,前同事嘛,不太熟了现在,本以为会很快得到肯定的话的回复,谁知伍祺竟然歪着头,食指弯曲着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似乎是在思考是否可以放后排,然后才点了点头。

如此慎重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林一旭估计放这两个卡通人物在这儿不简单,八成和女朋友有关,说不定是抓娃娃的时候抓上来的,不过终归还是,“不熟”,问这种私人问题不合适。

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后,伍祺降下了车窗,一边注意着过往的车辆准备岔入主路段,一边似是随口寒暄地问道:“前几天看一个营销号说你要去参加《明日偶像》?”

林一旭也降下车窗,迎面一阵风吹过,车内的闷热感顿时消弭,林一旭看着窗外的风景,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这几年他参加过不少选秀类节目,尽管名次都还可以,甚至拿过第一第二,但都不温不火,节目结束后就迅速打回原形,这也不奇怪,选秀节目一茬一茬地层出不穷,收官后话选手热度也会随之降下,后续资源和话题度跟不上等于白费,一来二去,林一旭早就没有那种“这次我一定要红”“这次我一定能红”的豪情壮志了,连“下次再红”都不想了。

真的有些疲了,想想不如就这样做个十八线小明星也好,加上一流影视院校科班出生的背景,几年拍戏的经验和周老师引荐,只要他不挑,也能有戏演有片酬赚,横竖饿不死,周老师也这样劝他,想往爱豆上走,走了这么久也没走出个名堂来就说明可能真是没这个运气,但演员不一样,一部一部地磨,有稳扎稳打的演技,不眼高手低就不愁没片接。

他也二十二了,等这一次约满到期,他也得考虑考虑是不是还要继续签练习生合约了。

红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看命,三分靠捧,七分靠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粉丝总说天选天选,虽然放彩虹屁的成分居多,但仔细琢磨,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加油。”伍祺听到确切的答案挑了挑眉毛,察觉出林一旭对这件事的兴致似乎不那么高,有些意外,不过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对于林一旭的兴致缺缺他倒也想得通,大约是近几年参加的选秀也不少,却没什么水花。

周围安静下来,只剩下车子行驶发出的风噪声。

伍祺忽然有些心疼这样的林一旭。当年林一旭为什么突然离开他不得而知,不过林一旭一直以来都挺热爱舞台的,在镜头前从不露怯,伍祺记得有次圣诞夜舞台,林一旭发着烧也硬是把两个多三个小时的活动连主持带表演的撑下来了,后来他签约蓝柠檬,除了突然不声不响地离开的理由自己想不通以外,林一旭会再次走上这条路他也没什么意外。

在最初的几年里,伍祺没怀疑过林一旭以后会成为很红的明星,而如今却不得不感叹一句造化弄人。

现下周围除了他俩以外没人,也没事,算是再见以来第一次有了好好谈谈的机会。伍祺不喜欢拖拖拉拉,想到林一旭当年的突然离开,依然觉得是个疙瘩,索性直接问,语气倒像是不经意地随口一问一样,还刻意说了“我们”两个字:“林一旭,说说你当时突然离开是……”

伍祺话音未落,导航就先声夺人了一把:“目的地在您右侧,导航结束……”

破坏气氛。伍祺一边拐入停车位,一边在心里咒骂了一声,他也不能骂这个导航,毕竟这导航是他代言的,他用的是自己的语音包。

林一旭也听出来了,努力憋住笑,前一秒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伍祺坦白,后一秒脑子里只剩下小祺好可爱啊,居然用自己的语音包。

伍祺见他憋着笑往这边看,也不觉得尴尬:“我声音好听吗?”

林一旭忍不住笑出来,点着头用粉丝的称呼打趣他:“好听,颜霸歌担的声音,怎么能不好听?”

“你知道这个称呼?”伍祺挑了挑眉毛,停好了车,一手搭着方向盘,转过头去看他,眼睛眨了眨,笑着说,“你还挺关注我的。”

林一旭解了安全带,玩笑道:“顶级流量,想不关注都难啊。”

林一旭率先下了车,伍祺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稳住顶流这个地位。

这是一个露天的商业购物中心,这个时段,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商业街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伍祺从副驾驶前面的箱子里拿出两个新的黑色口罩,自己戴上后下车把另一个递给了林一旭。

伍祺停车的地方离那家专卖运动商品的店铺不远,林一旭走到近前,便看到了门口立着的伍祺的人形立牌,从鞋帽到衣裤显然都是新款,拿伍祺来打广告的,倒确实能起到打广告的效果,伍祺天生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林一旭觉得伍祺之所以对那双鞋这么耿耿于怀,可能是因为自己在公共场合踩烂了这双鞋对这个牌子,尤其是这款鞋的质量方面产生了负面影响,品牌爸爸不乐意了,给伍祺使脸色了,伍祺一定要拉自己这个罪魁祸首来撒撒气。

林一旭这样的咖位,是没有机会接什么正经代言的,但因为偶尔会接一些推广,林一旭也领教过品牌爸爸的财大气粗,尤其是气粗。犹记有一次他们蓝柠檬几个练习生担任了一个品牌的新品体验官,最后因为淘宝店粉丝数没有达到品牌方要求的额度,活动直播时工作人员以为直播还没开始,直接在观众前骂起他们来。

店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只要两个男店员,一个正盘腿坐在库房前清点货物,腿上堆着计算器和一堆纸笔,另一个在收银台里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听见有人进门,抬起头一边说了句“欢迎光临”,一边迎上来导购。

因为是新款上市,鞋子摆在很显眼的地方,林一旭不怎么爱逛街,一般是看中了买上就走,一边走上去,一边问伍祺:“你多少码?”

“43,”伍祺回答道,又跟店员说,“拿一双41的,一双43的。”

林一旭愣了一下:“拿两双?你送人?”

待店员去后面拿鞋了,伍祺才慢悠悠地回答道:“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踩烂了我代言的鞋,让大家都觉得这鞋质量不好,不准备赔偿一下因为这事儿导致的这鞋的销量损失吗?销量可是要算在代言人头上的,买两双,其中一双还是你自己穿,不过分吧?”

林一旭失笑,真是不出他所料,是被品牌爸爸使脸色了没错,随即又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我穿41?”

伍祺答得似是而非,眨了一下右眼,一脸我很厉害的样子:“我什么都知道。”

有关于你的东西,我什么都知道。

林一旭从来不知道伍祺这么能逛,不知道是他真这么喜欢买买买,还是这个牌子销量暴跌伍祺身为代言人不得不身体力行来拉销量。在伍祺第三次拿着一筐衣服裤子走进更衣室后,林一旭坐在沙发上,腿撑着手,手撑着脸,无聊地想着。

握在手上的手机已经来了好几条未读消息,除了刚开始来第一条消息时他划开看了一眼外,后续的轰炸他看都懒得看。

又是那个人。

“叮”的一声,店门突然再次被拉开,店员忙迎上去说了句“欢迎光临”,那人却没有看他,径直奔向坐在沙发上的林一旭,端着一碗吃剩下的面汤,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林一旭泼了个从头到脚,火气很大:“他妈的你敢不回老子消息!”

目录
新书推荐: 十冷河神开局护城河捞李白 收割者脚下的小石头 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 放过我青梅[重生] 双城之战:从祖安杀到虚空 洪荒无量道 捡了个魔王做老婆 水浒之新宋江 大唐小书生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返回顶部